搜索,让生活更便捷!

《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第一册)》

《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第一册)》封面
书    名
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第一册)
作    者
中国国家图书馆
译    者
 
页    数
 
ISBN
9787501329434
出版社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05-12
字    数
 
标    签
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第一册)

目录

  1. 1内容概要
  2. 2作者简介
  1. 3书友评论
  2. 4下载地址
  1. 5正版图书
  2. 6相关书籍
清光緒二十六年五月二十六日(西元1900年6月22日),道士王圓籙在敦煌莫高窟一洞窟甬道的牆中發現一個廢棄的耳窟,其中裝滿了古代的遺書與文物。這個耳窟,就是後來舉世聞名的藏經洞。王道士的這一發現,與甲骨文、漢簡、故宮大内檔案一起,被列爲近代中國的四大學術發現。 國運衰則文運衰。敦煌遺書的發現沒能得到中國有關人士的重視,一些外國探險家卻聞風而來,以種種不光彩手段騙得大批敦煌遺書與其他文物,捆載以去。迨消息傳到北京,在學者們的呼籲下,1910年,清政府學部咨甘肅學台,令將洞中殘卷悉數解京,移藏部立京師圖書館,亦即今天的中國國家圖書館。 敦煌解京的這批遺書成為國家圖書館敦煌特藏的主體。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文化部陸續將散藏於各地及散逸於民間的不少敦煌遺書調撥或收購後移交國家圖書館;諸多人士亦紛紛將自己珍藏的敦煌遺書捐贈給國家圖書館;自上個世紀四十年代以來,國家圖書館亦頗致力於敦煌遺書的搜購。凡此種種,進一步豐富了國家圖書館的敦煌特藏,收藏總數已達16000餘號。 由於歷史的原因,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大體分爲四大單元: (一)、劫餘錄部分,即陳垣先生《敦煌劫餘錄》所著錄的部分。 這一部分為1910年由敦煌解京的敦煌遺書。敦煌遺書解京後,京師圖書館從中挑選較為完整的,編為8679號。編號的方法是按《千字文》順序逐一用字排號,從“地”到“位”,每字繋100號。其中空缺“天”、“玄”、“火”等三字未用。並編纂了國家圖書館歷史上第一個敦煌遺書目錄——《敦煌石室經卷總目》。由於贈送奧地利博物院、贈送張謇、提存歷史博物館、原缺、被盜、遺失等情,至二十年代,這批遺書實存8653號。 1922年,陳垣先生任館長期間,以《敦煌石室經卷總目》為基礎,編纂了敦煌學界第一部分類目錄——《敦煌劫餘錄》。該目錄所著錄雖為上述之8653號。但因《敦煌石室經卷總目》時有一號多件的情況,而《敦煌劫餘錄》大體按照一件一款的原則著錄,故《敦煌劫餘錄》共著錄8700多款。解放後國家圖書館為這一部分敦煌遺書拍攝縮微膠捲時,依《敦煌劫餘錄》順序重新給號,共編成8738號。故此,這一部分敦煌遺書現有兩種編號:一是千字文號,一是縮微膠捲號。 二十年代,館內成立寫經組為館藏敦煌遺書編目。據現有資料,先後參加寫經組的先生有徐鴻寶、胡鳴盛、李炳寅、徐聲聰、張書勳、陳熙賢、于道泉、許國霖、李興輝、孫楷弟、朱福榮、王廷燮、王少雲、馬淮等。1935年初,已為上述劫餘錄部分編纂了一個體例更爲完善的分類目類,定名為《敦煌石室寫經詳目》。可惜的是,由於日本帝國主義侵華,華北局勢動盪。為避戰亂損失,於1935年~1936年將館藏敦煌遺書裝箱南運,寫經組工作陷於停頓,已編好的《敦煌石室寫經詳目》及其索引未及最後定稿,被束之高閣。 (二)、詳目續編部分 解京的敦煌遺書經第一次挑選出8000餘號之後,尚有一批殘餘。約1927年前後,由寫經組從中繼續清點、整理出1192號相對比較完整的遺書,亦依《千字文》排字,每字繋100號。因上接《敦煌劫餘錄》部分,故這次編號從“讓”字開始,共用了“讓、國、有、虞、陶、唐、周、發、殷、湯、坐、朝”等十二個字。中間空缺“吊、民、伐、罪”四字。寫經組仿上述《敦煌石室寫經詳目》的體例,也為這批遺書編纂了目錄,定名為《敦煌石室寫經詳目續編》。該目錄初稿亦完成於1935年前,同樣被埋沒五十餘年。 (三)、殘卷部分 解京的敦煌遺書經過上述兩次整理,尚餘殘片兩木箱,存放在善本書庫中,年深日久,漸被遺忘。1990年春,善本部搬庫,得以“再發現”。 (四)、新字號部分 除甘肅解京的敦煌遺書外,國家圖書館於其後幾十年間,通過各種途徑,陸續收藏不少敦煌遺書及其他寫經。其主體部分約1600餘號,冠以“新”字號,故一般稱之為“新字號部分”。另有若干編為“簡編號”,與新字號部分一同存放。善本組編有《敦煌劫餘錄續編》,著錄了其中的1065號遺書。 此外,還有少量敦煌遺書散存於其他善本特藏中。 綜上所述,中國國家圖書館收藏的敦煌遺書的總數在16000號以上,其中較大的寫卷約有10000號,其餘為殘卷或殘片。就來源而言,其中14000號左右屬於敦煌解京部分,下餘2000號左右則曾經流散於民間,最終歸國家收藏。 國家圖書館對所藏敦煌遺書十分珍視,將它與《趙城金藏》、《永樂大典》、《四庫全書》並列,作為善本部的“四大鎮庫之寶”。九十年代以來,在充分考察了國外修復敦煌遺書的經驗與教訓的情況下,制定了自己獨特的修整方案,對敦煌遺書進行了有效的修復保護。這一工作已得到國内外專家的廣泛好評。目前修復工作仍在進行。近年又在國家財政部的支持下修建專庫,製作專櫃、專盒,使館藏敦煌遺書的保管條件達到世界先進水平。 幾十年來,社會上乃至學術界一直流傳一種誤解,認為敦煌遺書的精華部分已經都被外國探險家等挑走了,國家圖書館所保存的是一批研究價值不大的糟粕。這不是事實。早在三十年代,著名學者陳寅恪先生在《敦煌劫餘錄序》中就曾經列舉大量事實,批駁了所謂國家圖書館所藏是“糟粕空存”的說法。陳寅恪先生當時所依據僅是《敦煌劫餘錄》所著錄的8000餘卷遺書。而在詳目續編部分、殘片部分以及新字號部分中,都發現大量珍貴的文獻。如《尚書》、《毛詩》、《春秋》、《老子》、《莊子》、《列子》、《文選》、《劉子新論》乃至天文曆法、陰陽占卜、詩歌變文、酒令舞譜、文字音韻、道教文獻等等。至於佛教典籍,更是美不勝收,僅稀世的血經,就保存有兩件。可以說,在流散的精華文獻重新回到國家圖書館的今天,中國國家圖書館的敦煌遺書不但在文物絕對量或文字絕對量上佔據世界第一位,而且在質量上也足以與世界上任何一個敦煌遺書收藏機構媲美。 敦煌遺書具有極高的文物價值、文獻價值與文字價值。敦煌藏經洞發現百年來,世界各國學者對以敦煌遺書為主要代表的敦煌文物進行系統研究,開創了一門國際性的顯學——敦煌學。陳寅恪先生曾經著文指出:每一個時代都有自己的時代學術之新潮流,而敦煌學就是“今日世界學術之新潮流”。敦煌學產生以來,在中國中古史的各個領域,尤其是歷史、文學、語言、文字、社會、法律、宗教、音韻、醫藥、音樂、美術、舞蹈、以及民族史、邊疆史乃至書法、繪畫等諸多方面取得眾多成就。它對中國中古史研究推動之大,是怎樣估計都不會過分的。敦煌學雖然已經取得巨大的成就,但也存在著兩個不容忽視的問題。首先,由於敦煌遺書散藏在世界各地,一般人很難見到。這就使敦煌學的發展受到很大的局限。很多研究者在展開自己的課題研究時,往往很難知道敦煌遺書中是否存在著自己所需要的資料,也不知道應該到哪里去尋找這些資料。由此不得不留下缺憾。其次,由於一般人很難見到敦煌遺書,因此,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之內,很多學者的敦煌學研究大抵根據其他學者的錄文進行。由於敦煌遺書絕大部分為寫本,寫本因其固有的性質,在文字書寫與文本內容方面往往各有特點。例如所寫文字多古體字、俗字、異體字、假借字、乃至方音字等等;在文本內容上也極易出現傳抄的訛誤,乃至形成異本。由於敦煌遺書橫亙年代長、涉及地域廣,抄寫者身份複雜、水平不一,使得上述情況更為嚴重。因此,錄文質量的高低直接制約了研究者研究成果的水平。 近十餘年來,上述情況有所改變,各單位收藏的敦煌遺書的圖版開始陸續出版。圖版的公佈,可以使研究者比較方便、有效地利用敦煌遺書的文獻研究價值與文字研究價值,從而將促使敦煌學更加迅速而健康的發展。當前,國內外有些圖書、文博部門,以及部分個人收藏家,經常把自己收藏的敦煌遺書秘不示人。其實,文獻資料要公開、要研究,才能實現與發展其價值。秘藏起來,資料就死了。文物公開,流傳有緒,它的價值也就更加凸現。 中國國家圖書館一向秉承“學術乃天下之公器”的傳統,努力公開資料,提倡資源共享。國家圖書館敦煌遺書的“劫餘錄部分”,曾於五十年代及七十年代末兩度攝製成縮微膠捲。五十年代的縮微膠捲贈送印度;七十年代的縮微膠捲則與法國國家圖書館進行館際交換。其後,臺灣新文豐出版公司未經國家圖書館同意,便在所出版的《敦煌寶藏》中利用縮微膠捲公佈了“劫餘錄部分”的圖版。由於當年國家圖書館拍攝這批縮微膠捲時,所藏敦煌遺書還未及修復,若干遺書首尾殘破,皺折迭壓;若干遺書墨痕深淺不一,有時難以辨認;也有若干遺書背面尚有內容,拍攝時遺漏。凡此種種,影響了縮微膠捲及《敦煌寶藏》的質量。此外,《敦煌寶藏》印刷亦有錯亂圖版等情。而隨著館藏敦煌遺書的逐步修復救治,上述問題也正得到進一步解決。 為了讓更多的人進一步瞭解敦煌遺書這份民族的瑰寶,推動敦煌學的進一步發展,國家圖書館決定將館藏敦煌遺書重新拍攝,統一編號,全部公開。這次工作在國家財政部的大力資助下,在國家古籍整理小組的支持下,在國家圖書館各級領導的指導下進行。我們有信心優質高效地完成這一工程,為民族文化的建設作出自己的貢獻。 向一切曾經對這一工作給予過支持、付出了精力的人們,致以衷心的感谢 2004年12月25日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第1冊目錄 北敦〇〇〇〇一號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二○二一 北敦〇〇〇〇一號背 藏文穢跡金剛類經典或儀軌(擬)四 北敦〇〇〇〇二號 佛名經(十六卷本)卷一三五 北敦〇〇〇〇二號背 賬歷(擬)二〇 北敦〇〇〇〇三號 妙法蓮華經卷六二一 北敦〇〇〇〇四號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二四一二二 北敦〇〇〇〇四號背 老子道德經河上公章句三二 北敦〇〇〇〇五號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二三二三二 北敦〇〇〇〇六號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八四三四 北敦〇〇〇〇七號 妙法蓮華經卷三三七 北敦〇〇〇〇八號 觀世音經五〇 北敦〇〇〇〇九號 維摩詰所說經卷中五一 北敦〇〇〇一〇號 維摩詰所說經卷上五六 北敦〇〇〇一一號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一六四六三 北敦〇〇〇一二號 佛名經(十六卷本)卷一六七二 北敦〇〇〇一三號 妙法蓮華經卷七九一 北敦〇〇〇一四號 四分比丘尼戒本九四 北敦〇〇〇一五號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三一三一〇二 北敦〇〇〇一六號 藥師瑠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一〇九 北敦〇〇〇一七號 大道通玄要卷七一一二 北敦〇〇〇一七號背 某僧佛事手帖(擬)一一七 北敦〇〇〇一八號 維摩詰所說經卷中一二二 北敦〇〇〇一九號 妙法蓮華經(兌廢稿)卷七一二七 北敦〇〇〇一九號背 藏文信函稿(擬)一二八 北敦〇〇〇二〇號 大般涅槃經(北本)鈔(擬)一二九 北敦〇〇〇二一號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一三二 北敦〇〇〇二二號 妙法蓮華經卷四一三五 北敦〇〇〇二三號A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二五八一三七 北敦〇〇〇二三號B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一三八 北敦〇〇〇二四號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一四〇 北敦〇〇〇二五號 無量壽宗要經一四二 北敦〇〇〇二六號 妙法蓮華經卷七一四五 北敦〇〇〇二七號 觀世音經一四六 北敦〇〇〇二八號 妙法蓮華經卷五一四八 北敦〇〇〇二九號 妙法蓮華經卷一一四九 北敦〇〇〇三〇號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一五六 北敦〇〇〇三一號 妙法蓮華經卷四一六〇 北敦〇〇〇三二號 灌頂章句拔除過罪生死得度經一六三 北敦〇〇〇三三號 灌頂章句拔除過罪生死得度經一七一 北敦〇〇〇三四號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一七七 北敦〇〇〇三五號 藥師瑠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一八三 北敦〇〇〇三六號 四分律戒本疏一八六 北敦〇〇〇三七號 無量壽宗要經二一三 北敦〇〇〇三八號 受八關齋戒文二一六 北敦〇〇〇三九號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一八六二二八 北敦〇〇〇四〇號 金光明最勝王經卷八二三〇 北敦〇〇〇四一號一 楞伽經禪門悉曇章二三七 北敦〇〇〇四一號二 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經咒鈔(擬)二三八 北敦〇〇〇四二號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二四一 北敦〇〇〇四三號A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三一二四七 北敦〇〇〇四三號B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三四二四八 北敦〇〇〇四三號C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三五二五〇 北敦〇〇〇四四號 長者女菴提遮師子吼了義經二五一 北敦〇〇〇四五號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二五五 北敦〇〇〇四六號 妙法蓮華經卷四二六一 北敦〇〇〇四七號 佛名經(十六卷本)卷三二六三 北敦〇〇〇四八號 妙法蓮華經卷一二六六 北敦〇〇〇四九號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二六八 北敦〇〇〇五〇號 金光明最勝王經卷四二七五 北敦〇〇〇五一號 妙法蓮華經卷六二八三 北敦〇〇〇五二號 維摩詰所說經卷中二八七 北敦〇〇〇五三號 妙法蓮華經卷二三〇〇 北敦〇〇〇五四號 金剛仙論卷八三一〇 北敦〇〇〇五五號 沙彌威儀三二四 北敦〇〇〇五六號 摩訶般若波羅蜜經(異卷)卷一一三二九 北敦〇〇〇五七號 維摩詰所說經卷下三三七 北敦〇〇〇五八號 妙法蓮華經卷五三四七 北敦〇〇〇五九號 金剛頂經曼殊室利菩薩五字心陀羅尼品附真言雜鈔(擬)三五九 北敦〇〇〇六〇號 妙法蓮華經卷三三六六 北敦〇〇〇六一號A 維摩詰所說經卷中三七八 北敦〇〇〇六一號B 無量壽宗要經三八一 北敦〇〇〇六二號 四分律比丘戒本三八二 北敦〇〇〇六二號背一 患文(擬)三九三 北敦〇〇〇六二號背二 社文三九三 北敦〇〇〇六三號 妙法蓮華經卷三三九四 北敦〇〇〇六四號 妙法蓮華經卷六四〇三 北敦〇〇〇六五號 正法華經(七卷本)卷四四一四 北敦〇〇〇六六號 佛藏經(四卷本)卷二四一七 北敦〇〇〇六七號 僧伽吒經卷一四二七 北敦〇〇〇六八號 金光明最勝王經卷四四三三 北敦〇〇〇六八號背 佛名經(十六卷本)卷一四三八 北敦〇〇〇六九號 金光明最勝王經卷二四三九 北敦〇〇〇七〇號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四四一 北敦〇〇〇七一號A 大方廣佛華嚴經(唐譯八十卷本)卷七一四四八 北敦〇〇〇七一號B 金光明最勝王經卷一四四九 著錄凡例一 條記目錄三 新舊編號對照表二一
本书以中国国家图书馆收藏的敦煌遗书为底本影印出版。是迄今为止披露该馆敦煌遗书藏品最大最全的一部大型图录。目前已出版至106册。每册定价990元。
网友评论
用户评分:
请打个分吧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