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谷(www.tushugu.com),让搜书更简单!(百万电子书,轻松下载)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艺术 > 世界各国艺术概况 >

《巴洛克艺术》

下载次数:隐藏  阅读:隐藏
分享到:
《巴洛克艺术》(德国团队十载打造,让图书也可以作为艺术品来收藏)封面
书    名
《巴洛克艺术》(德国团队十载打造,让图书也可以作为艺术品来收藏)
作    者
[德]罗尔夫?托曼(Rolf Toman) 著
译    者
 
页    数
 
ISBN
 
出版社
北京美术摄影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3-03-01
字    数
 
标    签
《巴洛克艺术》(德国团队十载打造,让图书也可以作为艺术品来收藏)

目录

  1. 1前言
  2. 2内容概要
  3. 3下载地址
  1. 4相关图书
  2. 5精华书评
  3. 6参与讨论
  1. 7热门图书
  2. 8最新图书

内容简介

  本书是德国专业摄影团队十年心血之作,书中近700幅精美图片,详尽的艺术文化史梳理,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全面系统地呈现出巴洛克时期绘画、雕塑、建筑、工艺等各个方面的成就,引领读者游历巴洛克艺术世界,探知那宗教激情与尘世享乐、技术理性与迷狂感官的谐和之境,并解读那华丽不可方物的奢华风格背后,人性的欲求与神性的光芒。      在资深编辑、独立出版人罗尔夫?托曼地带领下,他的团队开始了一段长达10年的巴洛克艺术探微之旅。这部重达12斤的超大开本著作,以全新的视角,将巴洛克艺术详尽地介绍给每一位艺术狂热的爱好者。作者用漫谈式的笔法勾勒了巴洛克艺术的全貌,娓娓道来,阐述了建筑、绘画、雕塑等艺术流派之间的内在关系并呈现了其文化美学价值。围绕历史与社会,政治与文化,宗教仪规与世俗生活,向人们完整呈现了巴洛克时代的盛世景象。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本书的摄影图片,摄影大师阿希姆?贝德诺兹怀着满腔热情、以其严谨的拍摄态度,用他的相机记录了这些艺术品*原初的、甚至是已经绝版的画面。他采用极其复杂先进的数码拍摄技术,*限度还原了艺术品的原貌,迅速带领读者进入巴洛克世界之中。

全文目录

前言 一 主佑罗马与世界  罗马,基督教世界的典范  重建永恒之城  艺术服务于信仰:圣彼得大教堂  圣彼得大教堂的雕塑  富有动感的立面,幻觉的空间:罗马建筑师对教堂建筑的重构  四喷泉圣卡洛教堂  圣伊夫教堂  彼埃特罗·德·科尔托纳的创造性空间  拉特兰教堂的扩建  反宗教改革的形象  丁托内托的《最后的晚餐》  耶稣会第二教堂与反宗教改革的教堂内部

前言
一 主佑罗马与世界
 罗马,基督教世界的典范
 重建永恒之城
 艺术服务于信仰:圣彼得大教堂
 圣彼得大教堂的雕塑
 富有动感的立面,幻觉的空间:罗马建筑师对教堂建筑的重构
 四喷泉圣卡洛教堂
 圣伊夫教堂
 彼埃特罗·德·科尔托纳的创造性空间
 拉特兰教堂的扩建
 反宗教改革的形象
 丁托内托的《最后的晚餐》
 耶稣会第二教堂与反宗教改革的教堂内部
 圣伊格纳西奥与基督画传
 天主教信仰的发展:新世界的教团与改宗
 作为艺术赞助人的教皇
 从宫殿到陵墓
 法尔内塞长廊壁画
 巴尔贝尼宫湿壁画
 教皇肖像
 艺术表达的新形式:自然主义及其影响
 色情与狂喜,奉献与拒绝
 对古物的渴望:阿尔卡迪亚之梦
 宏伟的圆顶和壮丽的空间:教堂建筑的景观
 卡利格纳诺和布拉
 古典主义倾向:法国教堂建筑
 巴黎和凡尔赛
 伦敦圣保罗大教堂:与罗马的圣彼得大教堂相匹敌
 语言的力量:新教建筑
 德累斯顿的弗隆教堂和汉堡的米迦勒教堂
 半木制的神殿:波兰的新教“和平教堂”
 虔诚的奥地利:萨尔斯堡和维也纳的宗教艺术
 色彩大师:弗兰茨·安东·马伯茨
 从维尔茨堡到布拉格:迪恩茨霍夫建筑师家族
 小夸特的圣尼古拉斯教堂
 布拉格的洛雷托神殿
 官能和智力的盛宴:阿尔卑斯地区的教堂和修道院
 艾因西德伦和圣加伦
 施坦豪森和伯瑙的朝圣教堂
 灰泥塑杰作
 维斯教堂
 巴塔萨·纽曼与内勒斯海姆修道院
二 富有灵感的敬畏和升华的信仰
 神的剧院:宗教建筑及其装饰
 乌尔姆-维普林根
 瓦尔德萨森
 布拉格,斯特拉霍夫修道院
 维也纳的奥地利国家图书馆
 科英布拉大学约翰国王图书馆
三 知识的堡垒
 修道院、宫廷和大学的图书馆
四 向往来世
 葬礼和丧葬文化
 死神的舞台
 布拉格圣维特大教堂内波穆克的圣约翰墓
 维也纳圣方济各教堂皇家拱顶下的查尔斯六世墓
 弗朗索瓦·吉拉尔东
 安托万·柯塞沃克
 让-巴蒂斯特·皮嘉尔
 路易·弗朗索瓦·胡比里亚克
 约翰·乔治·维兰德和约翰·乔治·杜尔(迪尔)
 繁荣与显赫:立面装饰和雕塑化建筑
 醉人的金色和迷人的木雕
 圣家堂和圣器收藏室
 圣山:“新耶路撒冷”之路
 艺术与礼拜仪式:教堂用具
 祭坛与祭坛装饰
 维森海里根的 位圣使徒神龛
 神的语言塑像:布道坛
 维恩加登
 艺术交响乐中不可或缺:管风琴
 唱诗班席位
 痛苦与怜悯:基督和使徒的形象
 作为舞台的教堂内部:阿萨姆兄弟的作品
 两位大师的作品:帝王的修道院和信仰的堡垒
 梅尔克的本笃会教堂
 哥特韦戈的本笃会修道院
 林茨附近圣弗洛林的奥古斯丁圣迹
 尤金厅中的礼仪床
五 宇宙的镜子
 住宅,宫殿和凉亭
 从圣殿到世俗的宫殿:艾斯科里亚豪华的圣洛伦佐
 太阳王的统治
 子爵城堡
 罗浮宫
 万宫之宫:凡尔赛和它的园林
 镜厅(大长廊)
 战争厅
 海格里斯厅
 太阳王的表演
 安德烈·勒·诺勒和凡尔赛园林
 阿波罗的沐浴
 特里农
 宫廷艺术家和他的职责
 委拉斯贵支
 彼得·保罗·鲁本斯和美第齐组画
 安东尼·凡·戴克
 作为象征和幻象的宫殿:维也纳、维尔茨堡、卡塞塔和圣彼得堡
 维也纳的美泉宫
 上观景楼
 弗图,艾斯特哈兹宫
 维尔茨堡主教宫
 帝王厅
 卡塞尔塔王宫
 圣彼得堡的冬宫,俄罗斯沙皇的府邸
 王室的消遣:悦宫与猎宫
 韦伯斯特城堡,波莫斯非尔得
 布鲁尔的奥古斯图斯堡城堡
 波茨坦的桑苏茨宫
 大理石厅
 音乐室
 客房的装饰
 中国茶亭
 德累斯顿,茨维格尔宫
 霍夫罗斯尼兹
 慕尼黑的阿曼里安堡
 斯图匹尼基猎宫
 克莱门斯维斯猎宫
 浮夸与舒适:城市的宫殿与别墅
 布拉格的城市宫殿
 都灵的贵妇宫
 法国的大厦和洛可可
 明斯特:艾勃多斯特霍夫
 本菲卡的伏龙特里拉宫
 闪光的瓷砖庄园
 阿雷尔城附近的马突斯的太阳宫
六 果壳里的世界
 如同缩微世界般的博古架
七 巴洛克的城市规划
 几何和权力
 罗马的广场和喷泉
 美化罗马
 皇家的都城和规划的城池
 艺术品和古玩的宫廷收藏:收藏室和多宝阁
 德累斯顿的绿穹珍宝馆
 约翰·迈尔修·丁零格,奥古斯都大力王的皇家珠宝匠
八 视觉的盛宴与知识的载体
 木板油画:建立绘画的古典范型
 历史画:最崇高的地位
 新视角下的救赎:卡拉瓦乔
 痛苦和尊严:鲁本斯的《基督下十字架》,安特卫普
 战争的恐怖
 耶稣的痛苦:伦勃朗的《基督下十字架》
 伦勃朗的《旧约》故事
 情感和禁欲:西班牙绘画
 何塞·德·里贝拉—小西班牙人
 狂喜和静默:弗兰西斯科·德·苏巴朗
 委拉斯贵支:《布列达的投降“长矛”》
 技艺的礼赞:《纺织女工》
 法国大师:乔治·德·拉图尔
 西蒙·乌埃
 厄斯塔什·勒絮埃尔
 在启蒙运动的照耀下: 世纪的历史画
 人的新形象:肖像、自画像和群像
 自画像
 艺术家和他的家人
 私人艺术家:世纪的肖像画
 鲁本斯和伦勃朗笔下的女人
 伦勃朗:《夜巡》
 理想和牧歌:托马斯·庚斯勃罗和约书亚·雷诺兹
 理想化和对自然的观察:欧洲的风景画
 理想化的风景
 荷兰风景画
 附录:作为风景画家的鲁本斯和伦勃朗
 阴郁的画面:雅各布·凡·雷斯达尔
 结构的风景:迈因德特·霍贝玛
 海景
 异国情调和研究自然
 建筑画和“维都塔”
 扬·维米尔的《德尔夫特风景》
 卡纳莱托和“维都塔”
 贝尔纳多·贝洛托和德累斯顿景色
 罪恶、愉悦和怪诞:风俗画
 格里特·凡·洪特霍斯特
 扬·斯汀
 皮特·德·霍赫
 有深度的画面:扬·维米尔
 佛兰德斯风俗画:雅各布·约丹斯
 乔治 · 德 · 拉图尔和法国的明暗对照法绘画
 西班牙绘画中的现实主义和风俗
 扬-艾蒂安·利奥塔尔的《美丽的巧克力店主》
 威廉·荷加斯的《时髦婚姻》
 视觉的盛宴和必死命运的暗示:静物
 埃瓦里斯托·巴斯奇内斯的音乐静物
 “波德格涅斯”
 扬·戴维茨·德·赫姆的甜食静物
 威廉·考尔夫的观赏性的静物
 猎物静物
 动物画
 让-巴蒂斯-西美翁·夏尔丹和 世纪的静物画
 浮华静物
 华丽的人物,私密的画面:洛可可绘画
 安东尼·华托的 “雅宴体绘画”
 安东尼·佩斯尼
 弗朗索瓦·布歇
 扬-奥诺雷·弗拉戈纳尔
九 永恒的现在
 世俗性的雕塑
 乔洛伦佐·贝尼尼和雕塑艺术的复兴
 骑马像
 柏林军械库的装饰性雕塑
 从纪念性雕塑到个性头像:肖像和胸像
 个性头像
十 日用的珍品
 实用美术, 家具、地毯、瓷器
 更精致的生活与文化一同闪耀:家具和室内装饰
 爱情场景,奢华的物品
 瓷器—或者“白色的金子”
 附录

在线阅读

  神的剧院:宗教建筑及其装饰   巴洛克风格的教堂可以看作是某种戏剧性空间,在其中所有的艺术形式都参与了这场精彩的表演。这一点在天主教的礼拜场所中尤为明显,那里从反宗教改革以来已经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神圣剧场(theatrumsacrum),而强调语言作用的新教教堂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如此。为震慑所有的信徒或 持怀疑态度的人,教堂的建筑必须诉诸于各种感官,类似于修辞学自古以来所做的努力。朝拜者一进入教堂就会被宏伟的建筑、欢欣鼓舞的天顶画、华丽的灰泥装饰、色彩斑斓的大理石弄得目眩神迷。 但是,只有在庄严的宗教仪式过程中,伴随众多信徒的参与,教堂装饰的繁褥才真正显示出来。在巴洛克时期的宗教艺术作品中,神迹显现在大地之上生动地被表现出来。比如,在德国维森海里根(Vierzehnheiligen)的朝圣教堂,供奉14位圣使徒的祭坛位于正殿的中心。礼拜者绕祭坛而行,他们成为圣徒奉献的直接目击者。圣徒由超大的贝壳雕饰支撑着,占据了教堂的重要位置。   西班牙托莱多大教堂(Toledo Cathedral)中的所谓“透视图像”(西班牙语Transparente)提供了更为直接和惊人的表现天堂的图像。它位于高祭坛后面,这个高约100英尺(30米)的建筑和雕塑历史遗迹被圣餐主题的雕刻覆盖满。拱顶上方的开口使光线得以射入。这一建筑性装饰给人留下难忘的天国印象:众多的天使与圣徒、充足的光线,全部衬托在建筑的背景中。这样的内部圣所可以看作一个回廊—这完全符合特伦托会议精神,要求普通信徒也参与神的拯救行动。教堂不仅表现天国的场景,也表现地狱的惩罚,这些戏剧性的场景都生动地展现在观众面前。最后,当然是信仰的胜利,和德国内勒斯海姆(Neresheim)教堂穹顶(见146—147页)描绘的一样,复活的基督战胜了死亡与魔鬼。将近2 000年的过程中,礼拜仪式和教堂空间慢慢演变,空间内所有固定和可移动的陈设也逐步呈现出现在看来的外观。祭坛和祭坛装饰、神龛和圣洗池、唱诗班内坛和布道坛、唱诗班席位和忏悔室,作为这个盛大演出中的不同背景,而书籍和圣餐杯、圣餐盘、耶稣受难像等礼拜用品则是演出的道具。最后,根据教会依照时历变换的法衣和祭坛布的织物成为仪式中点睛之色。此外,管风琴的声音和唱诗班令人欢欣的歌唱,在向礼拜者传达天国景象这一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修道院、宫廷和大学的图书馆   从古典时代起,用文字记录下来的知识就被存放在被特别设计的房间里,只开放给经过授权的读者。无论是羊皮卷、手抄本还是印刷的书籍,所有的作品都是值得好好收藏留存的。不管是它们的内容,还是它们精美的形式,都是无价之宝。


  神的剧院:宗教建筑及其装饰
  巴洛克风格的教堂可以看作是某种戏剧性空间,在其中所有的艺术形式都参与了这场精彩的表演。这一点在天主教的礼拜场所中尤为明显,那里从反宗教改革以来已经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神圣剧场(theatrumsacrum),而强调语言作用的新教教堂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如此。为震慑所有的信徒或
     持怀疑态度的人,教堂的建筑必须诉诸于各种感官,类似于修辞学自古以来所做的努力。朝拜者一进入教堂就会被宏伟的建筑、欢欣鼓舞的天顶画、华丽的灰泥装饰、色彩斑斓的大理石弄得目眩神迷。
     但是,只有在庄严的宗教仪式过程中,伴随众多信徒的参与,教堂装饰的繁褥才真正显示出来。在巴洛克时期的宗教艺术作品中,神迹显现在大地之上生动地被表现出来。比如,在德国维森海里根(Vierzehnheiligen)的朝圣教堂,供奉14位圣使徒的祭坛位于正殿的中心。礼拜者绕祭坛而行,他们成为圣徒奉献的直接目击者。圣徒由超大的贝壳雕饰支撑着,占据了教堂的重要位置。
  西班牙托莱多大教堂(Toledo Cathedral)中的所谓“透视图像”(西班牙语 Transparente)提供了更为直接和惊人的表现天堂的图像。它位于高祭坛后面,这个高约100英尺(30米)的建筑和雕塑历史遗迹被圣餐主题的雕刻覆盖满。拱顶上方的开口使光线得以射入。这一建筑性装饰给人留下难忘的天国印象:众多的天使与圣徒、充足的光线,全部衬托在建筑的背景中。这样的内部圣所可以看作一个回廊—这完全符合特伦托会议精神,要求普通信徒也参与神的拯救行动。教堂不仅表现天国的场景,也表现地狱的惩罚,这些戏剧性的场景都生动地展现在观众面前。最后,当然是信仰的胜利,和德国内勒斯海姆(Neresheim)教堂穹顶(见146—147页)描绘的一样,复活的基督战胜了死亡与魔鬼。将近2  000年的过程中,礼拜仪式和教堂空间慢慢演变,空间内所有固定和可移动的陈设也逐步呈现出现在看来的外观。祭坛和祭坛装饰、神龛和圣洗池、唱诗班内坛和布道坛、唱诗班席位和忏悔室,作为这个盛大演出中的不同背景,而书籍和圣餐杯、圣餐盘、耶稣受难像等礼拜用品则是演出的道具。最后,根据教会依照时历变换的法衣和祭坛布的织物成为仪式中点睛之色。此外,管风琴的声音和唱诗班令人欢欣的歌唱,在向礼拜者传达天国景象这一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修道院、宫廷和大学的图书馆
  从古典时代起,用文字记录下来的知识就被存放在被特别设计的房间里,只开放给经过授权的读者。无论是羊皮卷、手抄本还是印刷的书籍,所有的作品都是值得好好收藏留存的。不管是它们的内容,还是它们精美的形式,都是无价之宝。
   在中世纪时,这些图书馆主要是阅览室;而巴洛克时代,阅览室发展成了豪华的陈列厅,给它们或是凡夫俗子,或是知识分子型的拥有者带来了名誉和声望。英国哲学家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在 1597 年评价道:“知识就是力量”(《沉思录》),这绝非偶然。马德里附近的埃斯科里亚尔(Escorial)修道院的图书馆、米兰的安波罗修图书馆(Ambrosian Library)和巴黎的马萨林图书馆(Mazarin Library)是一系列具有高度代表性的现代图书馆的鼻祖。随着印刷书籍的迅速传播,图书馆的构造经历了建筑上的和美学上的巨大扩张。巴洛克时代的图书馆建成了装饰奢华如礼堂般的书房,它们收藏、整理并展示所有那个时期书面的和印刷的知识。正因为如此,它们很像宫廷的收藏室(艺术屋),同样也被称作是“可以漫步其中的百科全书”。阅览室的布置也是为了引导读者:它以一种隐喻的图像系统揭示了知识的哲学、历史和宗教的根源,并且用绘画和雕塑将它们展示出来。那几乎望不到尽头的羊皮卷本展现为一种独立的美学存在。与此同时,书房中华丽的装饰刺激着读者的感官。
   维也纳的奥地利国家图书馆(见 220  —221 页)在 18世纪初树立了新的标准。从那以后,阿尔卑斯山的修道院都配备了辉煌且设计精美的“知识的展厅”。它们是洛可可时期的主要作品,一般位于修道院的大餐厅中。这些图书大厅一般为两层,具有动态结构;流动的长廊让其内部形成了一种优雅的律动。相对意大利的矫饰主义传统而言,英国的拉德克里夫图书馆(Radcliffe Camera)的环形结构是一个著名的特例。
  视觉的盛宴和必死命运的暗示:静物
和“风俗画”这一术语一样,在 17 世纪早期,静物画还没有作为一种绘画类别而为人所知。人们谈论的是上面有橱具、花卉、鱼类、水果以及其他东西的绘画。在荷兰,静物画的发展达到了全面的辉煌,开始分出更细的类别,比如宴会绘画(Banketjes)或者早餐画(ontbijtjes)。1650 年,在荷兰的财产清册中第一次出现了一件“静物”(Still-leven,荷兰语直译为“静止不动的自然”),证明艺术家按照(静态)的模特来描绘物体。在罗曼语区国家中,术语“死亡的自然”(natura morta)或“自然的死亡”(nature morte)开始非常知名,尽管静物画所描绘的事实上是对象潜在的生命。        
     在西班牙的波德格涅斯绘画中,水果、蔬菜和日用器皿都被模仿得惟妙惟肖,蕴含着伟大的艺术性。甚至在古典时代,静物也有着特别的艺术上的重要性,因为对象必须被表现得非常真实,能欺骗人的感官。传说中宙克西斯(Zeuxis)画的葡萄骗得小鸟来啄,而接下去巴哈修斯
(Parrhasius)画的布帘却连宙克西斯也被骗了。这个故事就证明了这一看法。各个时代的画家和观众都沉迷于用绘画制造幻觉的小把戏,享受对象带来的美感:中世纪细密画的首字母和边缘的两栏中,画有许多物品,包括花卉、乐器和日常用具;教堂湿壁画以一种令人惊叹的视角,在画出来的壁龛中展示了礼拜仪式的器具、昂贵家具上的镶嵌作品以及日用物品。随着现代社会的来临,这些精巧的“艺术物件”走出了次要地位,占据了绘画的中心。 1504年, 威尼斯人雅各布?德?巴尔巴里(Jacopo de Barbari)所画的一张木板油画猎物静物被认为是最早的独立的静物画。
  在 16 世纪和 17 世纪,特别是17世纪,很多画家都开始试验这种新的题材。1596—1597年,卡拉瓦乔创作了精彩的《果篮》(Basket of Fruit),这是他唯一的一张静物画,现藏于米兰的安布罗齐亚纳美术馆。这张作品被看作是某种形式的习作,他在上面试验光线和色彩的效果,以及对不同外观的表现。17 世纪早期,尼德兰的静物画已经非常完善了,像老勃鲁盖尔这样的艺术家已经能够专门从事花卉创作。同样,在这里,重要的是如何用绘画模仿各色美丽的花朵和叶子,如何将这些植物极富装饰意味地组合在一起。然而,静物在其美丽的外表之下还隐藏着更为深刻、本质的悲剧含义:就像植物和花卉会凋零,甲壳虫和毛毛虫会啃噬它们的叶子一样,所有宝贵的东西都将屈从于存在的短暂无常。玫瑰会枯萎;玻璃会粉碎;肉类会腐烂或者被吃掉。在这里,花卉或水果的绘画和对浮华的描绘,以及死亡的瞬间(momento mori) 混合在一起, 提醒着观众死亡的无所不在。在皮特?克莱兹(Pieter Claesz)或者胡安?德?巴尔德斯?莱亚(Juan de Valdés Leal)的绘画中,就可以找到最为清晰的表达。

  ……

下载地址
正版图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