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不好找,请点击:加入收藏夹 图书谷(www.tushugu.com),中国电子图书大全!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春文学 >

《少女天子》姒姜_txt\pdf下载_两生花瓣凉若水_在线阅读全文

2016-08-23 00:01   下载次数:  阅读:
分享到:
《少女天子》封面
书    名
少女天子
作    者
姒姜
译    者
 
页    数
246
ISBN
9787539630311
出版社
安徽文艺
出版日期
2008-12
字    数
 
标    签
少女天子txt,少女天子 姒姜,少女天子 姒姜txt
一个可爱纯真的少女,被人用巫术将其灵魂拘禁,穿越来到千年前的碧落王朝。当她醒来,她已落人一对心狠手辣、觊觎皇位的夫妇之手,变成假冒他们天折的次女妫语,当上了碧落朝女皇之储君,成为二人的工具。
  她身负切齿之恨,报仇从来都是她唯一的目标,加诸于身的十年剧毒折磨,以及与亲人相离的悲苦,令她无法解脱。
  然而,恋人满怀深情的相守,朋友满心真诚的相护,臣子满腔热血的众志成城,令她不愿再舍弃一切只为报仇。
  但是,决战终于到来……
  小说写战争、谋略、权术、野心、抱负、人心,上达庙堂之高,下及江湖之远,开阖大气、惊心动魄;写爱情、友情、亲情,无论在帘幕低垂的深宫,还是在黄沙漫漫的边塞,细腻幽邃、婉转缠绵。
  本书为“上穷碧落”系列第二部。关于这个女子神秘的前世今生,敬请翻阅第一部《上穷碧落》。 主题:少女天子txt,少女天子 姒姜,少女天子 姒姜txt,少年天子,帝色无疆,女帝亦菱,两生花瓣凉若水。
1 惊鸿一现2 初窥明君3 白头浪卷4 赋敛之弊5 云光摇曳6 借力打力7 厚积薄发8 锥处囊中9 落叶花开10 斧穿曲折11 临崖动地12 鸢飞唳天13 按图索骥14 月照波心15 暗箭难防16 风清月白17 瑞云初现18 春日载阳19 岚气成云20 春秋代序21 关塞笳鼓22 春风吹凉23 发轫苍梧24 有凤来仪25 太清一和26 风起波生27 愁肠百结28 不能忘情
醒来的时候,身边有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觉得头痛,心烦,却无法摆脱这些躁人的声音……“你的名字,叫做天子。”我的一生,就此开始。我是嫦娥的後代。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那只是神话而已。嫦娥原名珩娥,是汉时为了避汉天子刘恒之讳才改为嫦娥的,她也不是月亮上孤独的女仙,而是母系氏族晚期一呼百诺的首领,换言之,她是那时的天子。那也是很多年前的事了。现在是西元一零零六年,不管嫦娥是真人是传说,都应该没什麽关系才对。可偏偏她女王的基因,在一名女子的体内苏醒,那个人,就是我的母亲。其实也不,我没有真实意义上的母亲,这位权倾天下的女王,只不过是我的基因提供者罢了。然而,我还是得称她母亲,有时会不无好笑地想,我是天子,那麽我的母亲是什麽呢?天?作为女王的继任者,我的生活很辛苦,按他们的说法,那就是,从肉体到精神,我都必须经受最严苛的训练。训练是枯燥无味的事情,还好有个人陪我,他就是那。由於幼年期是最不好控制的时期,我一出生就是十二岁,拥有的是别人要花三十年才能学到的知识。而那,这个比我大一岁的男孩,就总爱抱怨我喜欢教训人,也许他说的对,不过我往往只对他做个鬼脸就混过去了。这都是私下里的事,表面上,我们一直保持著主从的关系。母亲也好,老师们也好,是绝不会愿意我对某一个人过於亲密了的。君王需要保持神秘感和尊严,才可能维持他的政权,被任何人了解都是危险的。母亲就这样对我说。她同样也这样做,除了臣仆与人民,她只有我,还有孤独。我想母亲下令让我“诞生”,大半的理由就是她寂寞。有时候上课未毕,她派人来接我。走进那四壁穹顶都投射著银河星象图的办事厅,看到她独立在星辰之中的身影,会有莫名悲凉的情绪。母亲还是很年青美貌的──在青春素的刺激下,她维持著华美的外表和充足的精力,可她也累了,因此,我的课程越来越重,母亲急著想让我接班了。我对女王之位,并无渴念,反而是那,对我来说比较重要。每次课程完毕的下午茶时间和晚上的点心时间,是我最快活的时刻,因为都可以和那单独待一个锺头。他不知从哪学会些古老的游戏教我玩。捉迷藏是我百玩不倦的一个。几乎每一次都躲在一个不同的地方,等待著被那找到,那种期待与惊惧交织的心情,几乎是无法言说的,尤其是每次被那找出,他碧绿的眸子里都会折射出一片欣喜的火焰,让我也不觉地兴奋莫名。只是,那自己,却每次只躲在一个地方──院子里那株桂树的顶端,让我找人的兴致被破坏迨尽。一天,当我第三次爬上桂树,不满地对斜躺在一根粗枝上的那说:“那,你就不能换个地方藏吗?”他没有动弹,笑笑,“可是,躺在这儿,好舒服,你看。”我疑惑地冲他看的方向看,没有什麽奇异的景象,又低头看看他痴迷的神情,索性拉起他,自己躺在那里,这时,再往天上看,感觉就真的不一样了。桂树繁密的枝叶间,天空被分成小块,偶尔有云流过,斑斑点点,时隐时现,几乎象梦幻一般,脑子里紧张的神经一下子放松开,长长叹一口气,竟也再不愿动弹。那坐在我身边,摘下一片叶子在我耳边拂一拂,把我逗笑了,又卷成叶笛吹起来,悠悠扬扬,我一时间,竟也会恍惚地以为,那些云,都在随著这水一样的音乐流淌。“那,太好了。”握住他的手,对停止了吹奏的那轻轻地说。“要是桂花开,就更好了。”他随口应我,脸却又仰向天空。“唔,可惜,现在是四月呢,桂花不会开。”“是你的话,应该没有问题才对。”那突然低下头,碧绿的眸子又炽热起来。“可以吗?”有些犹豫,承继了母亲的力量,我是可以做一些常人办不到的事情,可是,改变生物的时令,这样的事我还从未尝试过。“试试看吧。”“恩。”将手心贴在粗糙的树皮上,心里开始排除杂念,注意力渐渐集中在一点。也不知过了多久,缓一口气,我睁开眼睛,不,还在睁开眼睛的前一瞬,蓬勃的清香已扑面而来,密密实实充塞在我的肺和呼吸里。望著绿叶间星星点点淡黄的小花,有一段时间说不出话来,而下一刻,我已狂喜著与那拥抱在一起。而这时,树下传来乔的声音,象一瓢冷水,顿时让那和我清醒并且慌乱地分开来。看著满面通红跳下树来的那和我,乔只是一如既往面无表情地说:“公主殿下,女王让您立即过去。”平时用的都是请字,我一惊,反而冷静下来。“那呢?”乔欠一欠身子,表示母亲并无交代,我立刻放心许多,点点头,跟乔一起走出去。办事厅里一片漆黑,走进几步,门在身後“喀嚓”一声关上,隔开身後的乔,我心里一阵不安。抬起头来,突然亮起的,是一座星的海洋,而母亲,就站在正中央,身著曳地的紫色长裙,手执星杖,严厉的目光直直地投向我。“女王陛下。”我极力维持著脸上的平静,一字一字地说。大约是我故作镇定的样子很可笑,她眼神一瞬间柔和了,“天子,你过来吧。”依言走近,母亲却不说别的,只指一颗极小的行星给我看。“坦塔依Σ。”我看一眼,流利地答。“对。”母亲举起星杖,语气没什麽变化,眼神却大有深意,星杖对准了它。“现在,它被叛军占领了。根据我的授意,在叛军占领它之前,绝大部分居民已撤出,所以,现在,我可以封锁它。”母亲的星杖忽然闪起一层橘黄的光泽,一道小小的闪电从星杖顶端射出,顿时,坦塔依Σ被一层橘黄色的雾气罩住。“我们的力量,可以催动高磁性拦阻网,当然,远程飞弹,死光,强力射线,所有我们布置在星国内的大型武器,都可以控制。刚刚,我已经封锁了坦塔依Σ和进入那里的叛军。”我一下子被镇住了,力量,这与生俱来的力量,居然有著如此重要的作用。“本来,要等你满十六岁,力量较稳定才告诉你,想不到你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用它了。”我的脸又涨红。“现在你知道了,这能力不是让你玩玩的,你必须慎重地使用它。”“对不起,母亲。”“告诉我,那对你来说,有多重要?”垂下头,怎麽说,都不对。“知道後羿的故事吗?”“……”“他当然是射箭名手,但对嫦娥来说,也只不过是後宫里受宠的男子而已。当後羿萌发反意,就被嫦娥杀掉了。”母亲让我触摸星杖,上面还残留她的体温。“那,是为了将来做你的丈夫而培养的,他是你的人。可是,你必须具备珩娥的王者之心。你的力量,是属於国家的,为一个人而使用,就是失德。”母亲说得激动,星杖又一挥,一点红光包围了弥撒Γ,那个小小的行星顿时灰飞烟灭。“不。母亲!”“弥撒Γ,重刑犯流放地,上面有囚徒七百四十三人,刚才全体死亡。”母亲冷冷的声音仿佛让我的五脏六腑都冻结,“记住,你一乱用力量,就会有牺牲者。必要时,那也是一样。”记不清楚,是怎样跌跌撞撞地回去的,那还在安静地等我。冲过去抱住他,“那!”几乎要冲动地大哭,母亲冷峻而不赞同的眼神在脑中一闪,急忙放开他,虚弱而坚定地走回自己的房间。第一章月神传承第二节三天后的晚上,那敲开我的窗。“天子,出来一下。”我犹豫一下,还是跳到院子里去,桂香还是那样浓郁,让人有迷醉的感觉。“天子,你这几天不快活,为什么?”本来还绷着脸,一听到他如此关切,忍不住都会想哭。“没有。”“怎么没有?我会不知道吗?陛下责怪你了么?都是我不好。”我很快地望他一眼,他碧绿的眸子里堆满真切的关怀,他竟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开始明白,一个女王的丈夫的教育是怎么回事了。难怪除了武学是乔亲自传授,他没有系统地学习过什么,难怪他有时间看那些古董书,学那些希奇古怪的游戏。那只是一瞬间的想法,我什么也没有说。“没有意思,只是觉得没有意思,很不自由,也不快活,真的很没有意思。”终于还是说了,还是真心话。确实,很没有意思。当人生被别人一一规定,自己只要照着做,这样的人生是很无聊无奈的,就连那,居然也只是他人布置下来的一枚棋子,这样一想,对他都感觉不耐烦起来。但那仍只是专注看我,沉静地看我,然后他说:“跟我来。”平时任何事都由着我来的那,这时竟不由分说拖住我便走,倒颇让我吓一跳,不知怎的,也只笑一笑,随他走去。有一点混乱,也不知高高低低走了些什么路,略清醒时,他已停下来。眼前,是一扇沉重黝黑的大门。退一步,看见门楣上一块匾额——广寒宫。果然,连门上都有些冰冰的。那看看表,见快到十二点,就从口袋里摸出一张识别卡,我细看时,禁不住叫一声,“呀”,他居然偷了乔的识别卡。他却冲我笑一笑,“没事,乔那里拿着我的识别卡,普通的关卡是能过的,他也发现不了,明天就换回来好了。”轻轻一划,门已大开,我俩并肩走进“广寒宫”去。里面比我想象的更大,除了一个个圆柱形的容器,什么都没有。疑惑地向容器里看去,血液一下子冻结。清澈的溶液里,长发飘扬的赤裸少女,不是我是谁?脸色苍白地连退几步,再看向其他容器内,呵,竟然都是我,只是年龄或许不同,有的已有十七八岁的身姿,有的还只有十二三岁,象几年前的我,甚至也会有童年时代的我,那是我从未见过的自己,但是会有一股奇异的熟悉感,让我一眼就能认出来。长吁一口气,看向那,他也正看向我,“没错,这些都是你。”他在一刹那看穿了我的疑问。“她们都是你诞生前制作的失败品。所以,你要知道,你的出生,是很艰难很艰难的一件事——这么多姐妹中,只有你存活了下来。你应当了解,每一个生命,哪怕是这样被制作出来的生命,一样来之不易,一样值得珍惜。一旦你学会重视自己,就绝对会发现你生命的意义。你并不是谁的代替品,也不是别人可以替代的。”那说这席话的时候,眼里一直燃着碧清的火焰,我仿佛着了魔一般地听,心底瞬间清明。于是定定地看住他,眼里有震惊,但更多的还是感动。离去广寒宫前有些不舍,她们,好象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令我难以割舍。“那,右面还有个内室,是不是胚胎期的我?去看看吧。”“没有时间了。”那拖着我,三步两步跑出去。回到房间时,天还没有亮。我坐在床沿上,回味夜间的一幕一幕,又辛酸又甘甜,又虚幻又真实,就再无法睡下。这之后,有两年的日子过得很平静,稍许一点枯燥。但那似乎总有办法让平淡的生活变得趣味一些,有时有一点出位,也没有人责备他,就这一点来说,他比我自由。但也正因如此,才格外可悲——在别人的眼里,他只是我的侍卫,宠臣,未婚夫,甚至弄臣。他的存在,只不过为了娱乐我的生活。这样想时,会很痛心,不忍,但一方面,我舍不得改变这样子的他,另一方面,我也在学着压抑自己的情感,毕竟,我的女王课程,已进入到最后的阶段。明年,当我年满十八岁,就要继任王位,然后和那结婚。各属国的使臣,已陆续赶来。近些年的星际旅行,由于有叛军的阻击,随时有延误行程的看你,使臣们于是都提前上路,到离即位典礼还有四个月的时候,馆驿里已是满满当当,连新修的驿馆也开始接纳使臣的入住。母亲忙着一一接见他们,又忙着准备传位的种种事务,人也憔悴了不少。倒是我,继位前谁都不必见,轻松得多。那一日乔来叫我时,从他的表情里,看出有些不对,但也没有多想。一进办事厅,就觉出压抑不安的气愤,到底与我血脉相连,偶尔会有心意相通的情况,虽还不能交流心声,情绪却能相通。乔头一次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和我一起留了下来,打量着幽幽星光中母亲出奇苍白脆弱的脸,我好奇地猜测起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来说吧,乔。”“我说前一段吧。”乔与母亲交换一个神秘的眼神,开始说。“殿下的银河史学得很好,还记得银河战争末期的那一段吗?有一个天才的军事家的出现。”“是的,乔舒亚?列安,被称为众星之主的男人,迦南的王子,曾于银河战争末期发动星主战争,在极短的时间内占领了梅里美星团以及罗洛星系的大部分,最后,是女王陛下从太阳系发出联合宣告,以她的实力和号召力联合各星团星系,击败了列安王子的帝国军,建立了新银河系政权。”喃喃地背书,看母亲脸上苦涩的笑,疑惑与不安的阴影在心里扩散。“呵,对,史书上是这么写的,可是真相……回头看!天子,这个人,他还象那个众星之主么?”惊异已极,回头,只看见乔,苍白的脸,淡绿的眼眸,略长的浅灰长发,脸上一无表情,瞳孔里却仿佛正在喷发情绪的熔岩。乔——乔舒亚,他就是那位高傲不羁的众星之主么?虽有些不敢置信,但我知道是了。“那场战役,我们的实力占优,但列安并没有输,他用很少的兵力抵敌住我们,每前进一步,我们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当战争在罗洛星系陷入僵局,我们终于决定谈判……”两人的目光再次交会,多年前激烈的谈判场面恍如昨日。第一章月神传承第三节那是两人第一次会面,都有着瞬间的惊愕,因为都发现对方和想象中的模样大不一样。是正式的谈判,双方都穿着正统的服装。乔舒亚不自在地拉拉身上笔挺的礼服,看着对面那位娇小的地球公主一袭白纱长裙,衬得她眸子、长发乌黑动人,而她那抿得紧紧的唇泄露出她稍许紧张的情绪,更加我见犹怜,这会是与自己针锋相对整整两年的人吗?心底就有些动摇起来。他当时不知道,自己也让她有了同样的震撼。“谈判,是乔让了步,我方的补给和后备力量远远胜过他们,而且……”她咬一咬唇,当时的自己,愤怒得几乎丧失理智,就象他说的,象一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一待众人退场,只剩下亲信,就不顾一切地大声质问:“你到底想让战争持续多久?”而他只是高傲地笑,“战争是为了结束战争,银河需要统一,只有统一才能彻底地结束战争。”“和平也可以统一。”“那是骗人的。”“我可以做给你看。”“可你已经参战了。”那种耻辱,一字一字钉子一样钉进她心里去,“只是为了制止你这个杀人犯罢了。”看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怒焰,身子微微一震,但乔舒亚?列安已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只是清高地笑,“你们难道就没有杀人吗?算了吧。”“两次谈判结束了战争,乔愿意主动消失,而我们也必须放过他的军队和迦南星系,不能报复。我们的约定是,一个月的时间里,新银河系政权若能建立,迦南即成为独立属国,那些军人,若在这段时间内放下武器,将被承认为合法居民,若拒绝,则成为叛军,这就是今天叛军的由来。”“可是乔……”“我的消失,只是说说而已的,流亡是绝对没有出路的,恨我的,想要我死的,不计其数,有野心的,想要利用我的,想要要挟我的,更是无法计算。”乔疲惫地一笑,“而迦南,我一旦回去,只会连累家乡罢了,所以,一开始即说定,我消失的地方,就是女王的身边。”“这也是我成为女王的原因之一。”“那么,“我因过多的震惊而忘记了震惊,斟酌着用词,”还有什么原因呢?您身为反击发起人的作用,太阳系统治者的选票……?”“不,”她犹豫了一下,终于下了决心似地说,“是我的未婚夫们相互牵制的结果。”“未婚夫……们?”“对,一百四十七个,有二十三个在与我的战争中死掉,还有一百二十四个。”乔的脸色仿佛比母亲的更加苍白。“我不明白。”“为了联盟,我答应了一百四十七个人的求婚。”“天!”我几乎是呻吟着倒退了一步。但是随即我醒觉过来,“可是,和我有什么关系?会内乱吗?他们不允许我继任?他们发觉了乔?”“不。”母亲头一次无谓地挥动星杖,“他们早就知道乔在这里,他们默认他的存在,为了牵制我,也为了束缚乔。他们只是不允许我们结合,虽然,我们相爱。”不信地摇摇头,再看时,乔的脸上竟燃着与母亲脸上同样的光彩。“当我们还在战场上对抗,我已爱上她,只是,当时还只表现为钦服。到我们相见,发现一个比我低了一个头的纤细少女也敢与我争执不休,绝不退让,我就已不能自拔。因为爱她,所以爱她的理想,我用我的退让帮助她建立政权。”“这也是我们讨论的结果,毕竟,当时的形势,由我来建立和平政权比他建立专政政权,要简单。”母亲平淡地补充。“只是,相爱而不能在一起,还要保持上下的分别,终归是遗憾而不能忍受的事情,所以,你和那才会诞生,离开政权的我们,可以重新选择,而你和那,也可以相爱相守——只要你们愿意。”“那么那……他也是……”并非蠢笨的人,听到这些,心里就大概有了数。乔拂一拂额前的散发,露出那双绿瞳,“没错,你不觉得,那和我长得太象了吗?”心别别急跳,广寒宫的内室,那望向乔时眼里掩不住的仰慕和渴望,从眼前疾闪而过。“可是,使臣们的消息来了,他们支持你的继任,却反对那和你的结合。”“不!”我几乎是狠狠地说,那和我,是一出生就注定了要在一起的,怎么可能被分开?他们对望一眼,正要再说,警铃突然响起,乔立刻推门出去,母亲看一看我,止住了步子,立即启动办事厅的防御设备。不到一刻,乔已回来,手里抱着的人,却莫名熟悉,令我心惊胆寒,不能自抑,“那!”扑上前,是那,就是那,可是,他身上的血,伤,冷冰冰的脸,手,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一回事?狂喊着那的名字,推揉他冰寒的身体,一次一次,不停不住,也无法停住。“别这样,天子,他已经死了。”“克制,天子,你是下一任女王,你必须克制自己,知不知道,你必须克制自己!”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只要他一个人就好,别人,并不在我的考虑之内。黑暗从悲哀深处浮上来,浮上来。远处爆裂的呼喊让我一时不能动弹。是它们,我那浸泡在溶液中长眠的姐妹,她们在呼唤我。她们也许从未苏醒,但却始终和我血脉相连。一股强大的力量,源源不断地输向我。把手放在那的胸口,竟放出夺目的光线。院子里,一片漆黑。那又在敲我的窗。微笑,推窗跳出,却意外地看见乔也在,神经不由得绷紧。“乔,不要阻止我们,我不能让那处在这样的危险之中,我们必须离开。”黑暗中,看不清乔的表情,只有他那双酷肖那的绿眸熠熠生光。“逃出去,你以为就没有危险了么?”“当然不是,可是,一切,都将由我们一起承受。”安静,持续了好一会,然后,却换了那回答我,“乔是来送行的。”原来如此。飞行器的顶罩缓缓关闭,合拢的前一刻,一点雨丝样的东西打在我脸上,香气一现即隐。“怎么了?天子。”那有点担心起我过分的安静。从脸上摘下那小小的一片桂花花瓣,我轻轻地说:“没什么,只是发现,送我们的不止乔一个人而已。”而此时,我们已穿过今夜浓厚的云层,巨大而明亮的月球就在眼前。
《少女天子》一部女皇的史诗,一个美人的传奇。“上穷碧落”系列第二部,架空历史类最不可错过作品。
»下载更多
最后的办法(试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