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谷(www.tushugu.com),让搜书更简单!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春文学 >

《鬼舞-龙城险境》

《鬼舞-龙城险境》封面
书    名
鬼舞-龙城险境
作    者
李雪夜
译    者
 
页    数
 
ISBN
9787531721680
出版社
北方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07-7
字    数
 
标    签
鬼舞-龙城险境

目录

  1. 1编辑推荐
  2. 2内容概要
  3. 3书籍目录
  1. 4章节摘录
  2. 5作者简介
  3. 6书友评论
  1. 7下载地址
  2. 8正版图书
  3. 9相关书籍
引领奇幻文学新潮流,鬼天君重临人间,七界之乱终开始!众多仙侠玄幻小说拥泵翘首以盼,2007年风靡两岸三地的玄幻巨制。
  七界纷争,音流涌动,一个巨大的黑色阴谋缓缓展开……
  神(《搜神记)》仙(《诛仙》)鬼(《鬼舞》),幻剑书盟玄幻三巨著终结篇
  鸿蒙之后,世分七界:神、仙、佛、魔、妖、鬼、人。
  七界中,神界拥有者超绝的力量与驾驭各界的能力,除了虚无缥缈的佛、魔二界外,其他四界无不以神界为首。
  然而神界是否就是整个世界的主宰?所有的一切,是否都在神的掌握之中,依照神的意志运行?虽然无人知晓,但是深处各界的经营豪杰,还是忍不住向神的权威发起挑衅。
  一时间,连接七界的枢纽——人界成了妖鬼齐聚的所在……
鸿蒙初判,七界始分。
  一场混战山雨欲来,鬼天君托生君自傲,历尽磨炼,与龙紫纹结拜为兄弟,领导群雄,匡扶正义。
  龙城祸起萧墙,龙紫纹临危受命,在经历了一场血雨腥风的洗礼后,他注定坎坷多难,成为人界的中流砥柱。
  势如弦箭,谁称英雄?
千鬼夜聚 诡变 火焚 矮檐 鬼噬 奇师 仙音 鬼怒 远行 戏班 音圣 阴气 高手 知音 乱弦 倾心 偶遇 狼奔 溟气 厉鬼 圣女 怒杀 江湖 龙族 狼谲 黑血 重伤 动情 死劫 邪拳 猛醒 鬼卒 王者 逆子 圣宫 狡计 少年 相遇 夜隐 回忆 诛鬼龙城八拳青鬼重逢强敌瞑界鬼王入城不死借身联手毒龙分道行程笑闹虎妖后情介绍
1.千鬼夜聚
  时值寒冬,漫天飞雪下,悬舟城一片银妆素裹。本应浓如宿墨的夜色,在白雪映光之下竟化为无尽的朦胧。雪花大片大片地落下,积满大街小巷。
  这天是大年三十,千家万户团圆同庆,鞭炮声不绝于耳,黔首百姓忘记了一年的辛劳,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之中,富商贵族更是大摆筵席,推杯换盏,忘情于欢歌艳舞。
  这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在这一天里,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忘记忧愁,心情欢乐。
  就在这万户同庆之夜,一男一女两条身影却在寒风中瑟瑟而行。他们无心领略漫天飞雪的写意,无心纵情于新年的欢歌,只是焦急地蹒跚向前。
  男子一身书生打扮,长衫上针痕遍布,补丁累累,显是落魄已久;女子罗衫褪色,腹部高挺,竟是有孕之身。大雪漫天,二人却均是一袭单衣,可见确是穷困潦倒之极。
  二人来到一处大户门前,女子停步闪到一旁,男子上前扣动门环。不多时,大门吱地一声打开来,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满面堆笑地迎了出来,待看清书生模样后,却面色一沉,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君大官人啊。大过年的,不在家呆着,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这书生姓君名苇斋,本是富家公子,年少时父母早故,遗下不菲的家资,无人管教之下,君苇斋不免挥霍起来。他喜欢结交朋友,出手豪阔,倒也是四海之内友人无数,但却大多是酒肉相交之辈,多为慕他钱财而来,如此几年挥霍下来,家财被败得七七八八,君苇斋手头见紧才觉不妥,于是安稳下来,娶了一房妻氏,思量着做些生意重攒起家业。怎奈他身无长技,又仍不戒挥霍,不觉间家财尽数败光,渐渐无人前来问津,落泊得赁屋为居,煮糠为食。更不想屋漏偏逢连夜雨,一直未能有身孕的妻子戚氏,竟在此时大起了肚子,二人的生活过得便愈发艰难了。
  二人手头钱物所剩无几,已无力交纳房租,房东屡要不得,一气之下竟在大冬天将二人赶了出来。走投无路之际,君苇斋硬着头皮向昔日老友们开口相借,但却四处碰壁。
  眼前这座大府,乃是君苇斋旧友郑先明府邸,君苇斋阔绰之时,他二人极为要好,君苇斋在这危难之际,不免想起了他来,这才到郑府打算借些钱度过难关。
  这开门之人是郑府的管家刘三,昔日君苇斋阔绰之时没少打赏他,不想今日落泊,这厮竟连半分好脸也不再送。
  君苇斋心中酸楚,脸上却陪笑道:“刘管家,烦请您向先明兄通禀一声,就说故人来访。”
  刘三一瞪眼,道:“故人?你算哪门子的故人!别辱了我们老爷的名头,快走!”说罢转身便要入内。君苇斋急拦住刘三,哀求道:“刘管家,念在当年相识一场的情面上,就请您通禀一声吧,在下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刘三怒道:“你有路无路与我何干?你那万贯家财又不是我给你败去的,你少在此纠缠,若是扰到了我们老爷,倒要连累我挨一顿好骂了!快滚!”
  君苇斋气得浑身打战,戟指刘三,颤声道:“刘三,不要欺人太甚!当年我打赏给你的银子,没有上千也有几百,莫说只是要你通禀,就是开口向你借几两使使也不为过吧?”刘三闻言嘿嘿一笑道:“没错,当年我是受了你不少的银子,可也没少受你差遣为你跑腿呀,两下相抵咱们谁也不欠谁的。想借钱,可以,要是你让你那标致的娘子陪我几日,想借多少都由你。”言罢一阵大笑。
  君苇斋忍无可忍,一掌过去重重地抽了刘三一个耳光,刘三手捂面颊怒喝道:“你个穷酸鬼,敢打老子,来人呐!”大喝声中,几个家丁应声冲出,刘三一指君苇斋道:“给我打!”
  众家丁应了一声,冲上前来。君苇斋不过一介书生,哪抵得住这许多家丁,几下便被打翻在地,那些家丁仍不停手,拳打脚踢下,君苇斋惨叫不止,一直躲在一旁的戚氏见状悲呼一声冲了过来,用力拉扯众家丁,却哪里拉得住,反被推倒在地,立刻昏死过去。
  刘三见状一惊,他怕闹出人命,急忙叫家丁住手。君苇斋挣扎着爬起,扶起妻子大呼数声不见醒转,不由悲极而怒,仰天大叫一声,向刘三冲来,口里狂喊道:“刘三,还我娘子命来!”刘三也有些怕了,急向内跑,却已被君苇斋抓住衣袖,刘三情急下猛力一挣,衣袖立时断裂,君苇斋用力过猛,收不住势,向后倒去,后脑重重撞在门旁的石狮子上,顿时鲜血迸流,魂归天外。
  刘三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怔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众家丁见出了人命,个个也都呆若木鸡。半晌,刘三才回过神来,一咬牙说道:“你们都瞧见了,这可是他自己失手撞死的,与我无关!可那小娘子却是你们打死的,若被人知晓,你们可要坐大牢!”众家丁闻言吓得面如土色,刘三见状接道:“不过真要是经了官,我也脱不了干系,不如就把这两个穷鬼的尸首寻个地方埋了,人不知鬼不觉,咱们都图个干净!”众家丁早没了主意,见管家有了计较,都随声附和起来。刘三安排了一阵,吩咐几个家丁悄悄架了车,带领五名家丁,拉着这两具尸体直向城东荒僻无人处行去。
  不多时,大车行到一处废宅前。月色惨淡,映亮了长空,却照不透这被黑暗封锁住的宅院。此宅大门早已倾倒一扇,剩下另一扇半开半闭地斜立着,门上原来的朱红漆色,已随风雨侵蚀化为暗红色,仿佛凝固了多年的鲜血一般。
  一下车,刘三便打了个寒战,一阵风吹过,发出鬼哭般的声音,吓得众人均是一身冷汗。一个家丁壮着胆子问道:“大管家,这不是那出了名的鬼宅吗?”刘三点头道:“不错!若把尸首运出城,冒的风险实在太大。这宅子平日根本没人敢进,四周也无人居住,把尸首埋在此处万无一失!就算日后真有人发现了,也绝想不到咱们头上来!”说罢喝令两个家丁背上尸首入内,那两个家丁却畏缩着不敢上前,刘三气得大骂不止,厉声道:“怕什么?咱们连活的都不怕,还怕死了的不成?若是此事被人知晓,你们的小命可都要不保!”
  刘三连骂带打之下,二人硬着头皮将尸首背了起来,刘三留下两个家丁看守马车,瞄了瞄四周,确定无人后,挥手带众人溜进废宅。
  这大宅久无人居,房屋破败,蛛网遍布,惨淡的月光下,幢幢废屋状若恶鬼,在黑暗中静静等待着择人而噬。不时有几声异响传来,骇得几人冷汗连连,大有草木皆兵之感。
  刘三命提灯的家丁在前开路,摸索着走了几步后,找了一块松软的土地,便挖将起来,众人心中惊惧,只盼早些完事,故此分外卖力,不多时便已掘出一个大坑。刘三看好大小,令家丁将尸首扔入坑内。
  那戚氏本来未死,只是一时昏迷,此时突然腹中胎动,昏迷中忽发出一阵呻吟,众人闻声吓了一大跳,方才背她的那个家丁腿一软,竟跪了下来,颤声道:“可不是我打的,不要找我!”另一个胆大些的定了定神道:“大管家,这妇人没死,怎么办?”刘三略一盘算,心中一阵发狠,咬牙说道:“什么没死,我看不过是死后憋了气,这刻冲出来罢了,快些给我埋了!”那家丁欲再分辩,刘三一瞪眼,怒道:“叫你埋就快些,不然闹出事来可小心脑袋不保!”众家丁此刻心惊肉跳没个主意,见刘三如此吩咐,只得照办。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尖啸蓦然响起,霎时阴风四起,笑声、哭声、喊叫声连成一片,不绝于耳,黑暗中幢幢破屋旧宅竟也舞动起来,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吱嘎声响,整个大宅仿佛变成了鬼域一般。
  鬼影朦动中,无数奇形怪状的恶鬼从黑暗中涌出,将刘三一干人等团团围住,几人吓得瘫倒在地,缩成一团,刘三拔脚欲逃,怎耐腿早已软得不听他的使唤,裆里亦已屎尿齐流,浸湿了大半边衣裤,一时腥臭无比。
  群鬼围住几人,不再向前。一对黑白无常厉叫一声,面向戚氏跪倒在地,其余众鬼亦纷纷效仿,一时间院里、房上,竟有千余鬼魅竞相跪拜起来。几人瞪圆了眼看着这恐怖的异相,几乎疑心身在梦中,但这若是个梦,也未免是个太过离奇荒诞的噩梦!
  正当几人惊愕之际,群鬼发出一声尖啸,海潮般涌向刘三等人,霎时宅院中血肉横飞,惨嚎不止,片刻功夫,刘三四人竟被群鬼撕成无数的碎块,一群饿鬼随后蜂拥而上,瞬间将一地血肉吃了个干干净净,分毫不留。
  在那对黑白无常的带领下,群鬼再次向戚氏跪倒,拜了几拜后,悄然退入黑暗之中隐没不见。
  只剩一只大嘴厉鬼,顺屋脊几跃来到门前,大口一张,竟将门外大车连同两名家丁一并呑入腹中,拍了拍肚子后,狞笑着跃回入黑暗之中。
李雪夜,男,美术专业毕业,却投身电脑教育业。工作之余专修截拳道,兼任《精武》杂志《截拳道教室》栏目住持。
  18岁时发表生平第一篇小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2005年成为原创文学网站幻剑书盟签约作家,已在台湾地区出版《鬼舞》、《虚空战役》两部长篇巨作。
书友评论
用户评分:
请打个分吧


  • 匿名书友2016-7-5 17:43:42

    鬼舞对酷爱科幻的我有了更高的认识,谢谢!!可后续还没出来吗?出来后第一时间通知我,谢谢额!!!

  • 匿名书友2015-7-30 11:30:01

    鬼舞对酷爱科幻的我有了更高的认识,谢谢!!可后续还没出来吗?出来后第一时间通知我,谢谢额!!!

  • 匿名书友2016-2-29 11:22:41

    可以说是极差的一本书,我上当了。

  • 匿名书友2015-5-23 6:29:39

    可以说是极差的一本书,我上当了。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