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谷(www.tushugu.com),让搜书更简单!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春文学 >

《帝台娇(全二册)》

《帝台娇(全二册)》封面
书    名
帝台娇(全二册)
作    者
沐非
译    者
 
页    数
576
ISBN
9787546331690
出版社
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出版日期
2010-7
字    数
 
标    签
帝台娇(全二册)

目录

  1. 1编辑推荐
  2. 2内容概要
  3. 3书籍目录
  4. 4章节摘录
  1. 5作者简介
  2. 6媒体关注与评论
  3. 7书友评论
  4. 8下载地址
  1. 9正版图书
  2. 10相关书籍

编辑推荐

背叛与真爱,心死与涅槃,大气与细腻,这些看似矛盾的词语却在沐非的笔下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情境感极强的文笔,犹如丹青在手,勾勒出非同常人的血泪欢笑,就像是在观赏一部荧屏巨制,琉璃青瓦、爱恨缠绵、深宫粉黛,无一不鲜活,无一不动情。
  《宸宫》后宫复仇→《帝锦》婉约复仇→《帝台娇》新复仇主义
  她半面黥纹,却得王侯父子争相倾心
  她一身伤病,却轻易掀起前殿后宫之狠厉暗战
  所谓复仇,就是要过得比你好!

内容概要

一滴金枝血,洞穿真相,十年倾恋的人中龙凤反目成仇。她沦落贱役,蒙半面黥纹,却引来少年王侯的倾心爱恋。爱恨交织的前缘,父子争夺的乱局,她将如何面对?
  一场冷清低调的婚礼,却引出各路名动天下、风口浪尖的人物,新娘到底有什么潜藏的内情,她又将给整个天下带来怎样的风雨狂飙?

书籍目录

第一章 疏 真第二章 云 泥第三章 鸩 乱第四章 倾 城第五章 天 机第六章 燮 王第七章 朝 局第八章 入 梦第九章 无 间第十章 局 中第十一章 绝 杀第十二章 世 子第十三章 姊 妹第十四章 廷 争第十五章 鬼 魇第十六章 权 术第十七章 暗 战第十八章 鸦 凤第十九章 密 云第二十章 故 人第二十一章 一 念第二十二章 朱 瑞第二十三章 边 衅第二十四章 萧 墙第二十五章 反 局第二十六章 命 悬第二十七章
  抉 择第二十八章 大 婚第二十九章 朝 觐第三十章 曲 终番外一 弈番外二 虎 牙番外三 未 央

章节摘录

冷风飒飒,卷得冰原之上百草枯折。疾雪渐渐从天而降,晶莹剔透,大如鸽卵,砸得人皮肉生疼。西北苦寒,长夜过半,正是百里鬼哭,不见人影之时。雪原之上,却有一队人影策马控弦,正朝着东面而去。甲胄的寒光在冰雪辉映下越见冷冽,精铁弓弯处被磨得光滑,行进之间默然无声,却自有一种压抑肃杀。
  “君侯,前方便是居延边驿了……”
  侍从的声音从皮制护面下发出,带着些沉闷凝重。朱闻从马上望向半山腰的风雪,不着一语,只是慢条斯理地抚摩着右手腕处。那是一整块赤红玉髓雕成的护腕,光芒流转间潋滟眩目,仿佛是一碰便碎的玩意,然而在与护肘偶然撞击时,那清脆铮然之声,却显示了它的坚刚不凡。
  他眯起眼,比黑夜更深邃的眸子滑过本队人马高掣的旗帜。那鲜红如血的斗大“燮”字正狷狂自在地飘扬,其下龙虎盘踞相纽,显得霸意怒张。
  寻他目光所及,侍从有些不安地上前问道:“君侯,是否要收起旗号?”
  朱闻嘴角微勾,露出一个极为轻松不羁的微笑,嗓音清淡,却生生把侍从吓出一身冷汗。
  “男儿大丈夫当世,就是行恶也不须偷偷摸摸,更何况……”他笑声扬起,那份笑意映入众人眼中,却比修罗鬼刹更有震摄力。
  “本侯执燮国之旗,正是要在朝廷前替父王扬威。”他的笑声拖得更长,在“父王”这两个字上带出近乎刻意的讥嘲,在风雪中显得越发犀利。
  风雪卷过他冷冷嘲讽的薄唇。他白皙的面庞上五官清秀,与西北燮地的粗犷迥然不同,若是肯好好装扮一番,定不输于江南任何一位翩翩公子,只是这般姣好相貌的主人仿佛不以为意,也不用簪,只是如普通军士一般将长发随意束在一边。
  雪片沾染上长发,映得那发色如同幽蓝的穹庐,随风飘扬之下,几乎与天穹漾为一体。
  众军望着自家君侯,却是谁也不敢插语——君侯与燮王之间,虽是父子,关系却是生硬诡谲,君侯屡次进犯朝廷属地,却统统打了燮王的旗帜,论起居心,实在是不可言说。
  卫羽干咳一声,抖落身前积雪,笑道:“这毕竟是去掠劫朝廷的粮草,是否太张扬了些……”
  朱闻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道:“要说张扬,你一夜包下璇玑阁众红牌,那才叫惊世骇俗哪!”
  周围闷笑声四起,有胆大的凑前道:“军师你真是大手笔,什么时候分我们几个……”
  卫羽深忿,正要反唇相讥,却听朱闻低喝道:“噤声……情况好像不对!”
  众人闻言,凝神朝前方望去,只见山的那端,居延边驿所在之处的上空,竟有一丝一丝的雪雾翻涌,风雪交加之下,若是不仔细看,根本不见端倪。
  难道是伏兵?
  众人皆是一惊——乱世方平,朝廷正在休养生息,一时也顾不上西北这边,居延又是小驿,守军素来不多,但此行若是打草惊蛇,直捣玉门掠劫粮草的打算可能要彻底落空了。
  那雪雾煞是奇特,团团缕缕,弥漫深广。四周寂静无声,仿佛鬼蜮一般。
  朱闻的目光冷然,笑容也越发加深,“是人是鬼,去看个清楚就是。”
  他催马上前,很快便朝山那端驰去,身后近卫急急跟随,一阵人马呼啸,要将这份死寂打破殆尽。
  ……

作者简介

超级迷糊蛋一枚,生于江南小城,求学于六朝古都。素爱胡思乱想,LOLI时期开始写文,出书一本后即入职场,从此便被琐务缠身,再无空闲。写文只是想说个故事,于是翻开书页,踏上浩瀚的架空大地。
  生平最大的理想,是能写出神来之作,即使时光流逝,仍能被人铭记。

媒体关注与评论

从《宸宫》到《帝锦》再到这本《帝台娇》,一一演绎着“背叛”和“复仇”这个主题。当女人面临背叛残局,只有义无反顾地选择坚强。情深缘浅,曾经的海誓山盟,浇不灭今日复仇的火焰。帝台之上,她深衣重裳,睥睨天下,高绝凌厉,像一道华光,点亮了人生。
  --读者 意兴阑珊
  看沐非的小说有一种愉悦的享受。其健雅的笔锋,凌厉的气势,大气磅礴与侠风跌宕,读之令人振奋。其蒙太奇手法运用娴熟自如,犹如一部活剧在上演。
  --读者 绝然
  不得不说,沐非对人物的刻画和对情景的渲染非常到位,故事一开始,女主就给人一种历尽沧桑、破茧重生的感觉,那种遗世孤立的感觉一下子吸引了我,一路看来,我仿佛亲眼目睹惊才绝艳、坚毅果断的女主涅槃重生、重获希望的历程,不由自主地和她一同喜悦,一同悲伤,一同愤怒,一同欣慰……
  --读者 琉璃
  野心家、大逆犯,这两个词是用在本文女主身上的,但毋庸置疑,她是可爱的,从一出现,她就是一个“受过伤”的女人形象,赚取无数读者同情心和关注度,她的野心和叛逆在读者看来,也是惊世才华的体现。这样一个不服输的女人,三个男人都对她念念不忘,当然,她绝对配得起最真挚、纯洁的爱。
  --读者 爱君如梦
书友评论
用户评分:
请打个分吧


  • 匿名书友2015-1-26 13:39:07

    此前看过沐非的书,但不是特别喜欢,而且虽然悲剧更有震撼力,但我还是喜欢好人有好报的结果。这本书看介绍很符合要求,就买了回来。 书中的疏真是个好姑娘,当侍女的时候被刁蛮的公主为难却没有恨她,在宫中遇险时尽量保护公主逃生,生死边缘被公主推出来当挡箭牌也没有反抗。到此为止,疏真是一个善良的好人,能舍己为人的傻姑娘。命运至此开始转折,她的人生被推到了前台,成为国家复兴的支柱,地方诸侯认可的国主,神宁长公主。到这里为止,疏真是一个有勇有谋能把握人生一心为国的皇室公主。然后就是被放逐,废了一只手,如果不是侍女的牺牲,将死于极度的屈辱。这实际上是书的开篇,当时就觉得,到了这个地步,如果作者最后让疏真原谅萧策,简直是天理难容。还好有朱闻,年少的王爷,不得宠的诸侯儿子,未来的英雄。没有因疏真的容貌和地位而喜欢她,而是在已经喜欢她才知道她是谁。命运终于给了疏真一次公平。为国尽忠后被放逐,所做的一切得不到心爱的人认可,甚至到最后的死都不能得到善终,疏真这样的好姑娘凭什么得到这样的待遇?所以有朱闻喜欢她,娶她,有皇帝喜欢她,只认她当自己的姐姐。也所以让萧策的一生只能在悔恨中度过。如果疏真还恨他,那还真是抬举他。可疏真没给他这个荣幸,他对于疏真只是不愉快过往中的一个角色而已。记得以前有本书里说过,最好的报复不是恨他,而是遗忘他。疏真的报复不是恨萧策,而是让他变成了无关紧要的人,一个再不会在她今后的生命里留下任何痕迹的人。看看朱闻在听说疏真过往时说的话以及疏真受伤时他的表现,可以说,萧策配不上疏真对他的感情。 看了这本书很开心,没有人在狠狠伤害了自己心爱的人以后的理所应当得到原谅,甚至可以说,这种人就应该永远不被原谅。……

  • 匿名书友2015-4-6 5:13:46

    依旧是复仇的故事,但是我们都已经不同了,既然你清远侯将我舍弃,不再相信在一起的岁月里我们的默契,那么我也不用再执着于感情的背叛与否,甘心领受你的罚…… 但当可霓为我屈辱赴死之后,我的心怎能再平复?!一场雪崩带去我对可霓的祭奠带走我的平静以对,把我带到了朱闻的面前…… 就是这样的开始,疏真与朱闻见面了,只是他救了昏迷中的她,这么简单……她真的不明白他怎么会喜欢她,他也是堂堂的燮国的君侯之子,他也有娇妻美妾,偏偏对她青眼有加,她可是他姬妾口中的黥纹面的丑女,可他却在点点滴滴中对她好…… 也是疏狂也任真,想必是她名字的由来,他说出时,她微微的惊讶,他却苦笑叹道:“难道真以为我们燮国上下都是蛮子,不通诗书吗?” 他对她是尊重的,即使当时的她只是个小丫鬟,但是他却不忍再她不愿意的情况下碰她,也为她的不反抗而生气,为什么不反抗呢?!他生她的气,更加生自己的气…… 他们的感情在细腻之中酝酿,像陈年的美酒既香且醇,让人久久回味不忘……她帮他一步步走上世子的位子,他们却还是命悬一线,惊险了一回,她对她说:“能够在你怀里度过这最后的时光,我很欢喜……”而他为她落了泪,那么坚强的一个人…… 他想吼出声:我不想要什么来世,也不想要什么小三岁的娇妻,我只想要你,哪怕你这一世大我五岁,哪怕你面容残毁! 他带着她一路狂奔却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只为了留住她的性命,不惜去找他与她的敌人,他到清远侯的城下,要他救她,“开门…你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我一句话便可说完,他们得救了可其中艰难只有看书才能真切地感到…… 支持沐非的《帝台娇》!最微妙的婉约复仇,期待与你分享 !!!……

  • 匿名书友2016-9-18 2:06:09

    看完全文,颇多感想,三个男女之间的情感让我回想不断:萧策,这个可怜又可悲的男人;朱闻,给人安全感的热血男子;疏真,一个苦命又让人心疼的女子。。。。。本来想多说几句的,偶然发现DITAIJIAO同学的评论更到位,说到偶心里去了,于是偶就懒了,把DITAIJIAO同学的评论转帖过来,分享一下啦~ 爱一个人首先要相信她,认识十年了啊,人的基本是不会变的,如果十年都不够一个人相信自己爱的人,那要花多久呢?人生有多少个十年? 如果萧策不相信疏真,那么他根本不配谈爱她;如果萧策相信疏真,那么他就应该无条件地义无反顾地先相信她,先维护她。 虽然我相信疏真的伤害不是萧策直接造成的,但是萧策是始作俑者,如果他爱她如果他相信她如果他不怀疑她,没有内乱,石秀怎么一步步陷害疏真?他应该知道疏真积累了多少敌人,石秀是怎么样的卑鄙小人,难道萧策相信石秀比相信疏真还要多也是正常的?正确的? 话说回来,即使他不够那么坚决地爱疏真,他也应该先保护好疏真,不会被其他人伤害,然后再来调查再来询问疏真哪怕处决疏真。 我若是疏真,死在萧策手上总比死在石秀和那个白痴公主手上甘心一点吧。 爱一个人,会想要保护她,即使她很坚强,即使她很出色,即使她很聪明,即使她很健康,这叫心生怜爱。 萧策对疏真,明显不是这样的。 朱闻对疏真,就是这样的。唯恐她吹到冷风生病,唯恐她饿了胃痛,唯恐她摔倒了受伤,对她万般呵护还是唯恐不够……这叫发自内心,情不自禁。 疏真还是幸福的,虽然晚了点,虽然在她受尽创伤后,总算还是遇到了真正爱她的人,希望她的下半辈子会幸福一些。……

  • 匿名书友2016-5-24 2:19:23

    我看小言从来不喜欢探究小说情节是否符合现实。其实,我认为,读小言就是寻找一种不切实际,一种理想化的境界,从中获得一份满足和放松。沐非出版的小说我都看过,她的作品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一种极限挑战——女主从最低微落魄的状态,转至最强。《帝台娇》可以说是我最喜欢的沐非的小说。女主疏真在国倾之际由宫女阴错阳差的被错认为公主,并且遇到萧策,两人并肩携手,一个惊才绝艳,一统天下,一个文韬武略,护花护国。匆匆十年,由前朝的动荡,至天下的太平。这一切铸就了两人的爱情。然而,歌舞升平并没有带来花好月圆。疏真被揭穿身份,萧策最终选择了忠孝。换句话说,前男主属于现实类型的——除了红颜知已,他的心中还有国家、君主和百姓。极至落魄的女主遇到了男主朱闻。男女主的言情戏份我认为是沐非小说里最足的,而且两个人有了很圆满的结局。从朱闻被女主一点点的吸引,最终至双方的心灵契合,是命运成就了他们的姻缘。同是天涯沦落,才有了他们的互助互爱。男主是脱离现实的理想型——为了女主,可以放弃一切。女主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男主的心弦。他也许不是现实的,但是是最理想的。……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