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谷(www.tushugu.com),让搜书更简单!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春文学 >

《改尽江山旧》

《改尽江山旧》封面
书    名
改尽江山旧
作    者
青垚
译    者
 
页    数
347
ISBN
9787547010631
出版社
万卷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
2010年8月
字    数
 
标    签
改尽江山旧txt,改尽江山旧txt下载

目录

  1. 1编辑推荐
  2. 2内容概要
  3. 3书籍目录
  4. 4章节摘录
  1. 5作者简介
  2. 6媒体关注与评论
  3. 7书友评论
  4. 8下载地址
  1. 9正版图书
  2. 10相关书籍

编辑推荐

凤栖梧(蝶恋花)
  青史红颜尘未杳。旧日江山,往事知多少?帝位宫心纷乱扰,烽烟何处归缥缈?
  改尽前尘愁绪恼。执手佳人,比翼相偕老。半世情缘原定了,凤梧锦绣结同好。
  “悦读纪”2010年全力推出“女子倾城”古代言情系列图书。该系列共分为“红颜篇”、“零花篇”、“欲孽篇”、“芳华篇”等四种类型,即:“红颜纠怨,圆月零花。浮生欲孽,刹那芳华。”
  “女子倾城”系列共包括:《妃子血》、《一味相思》、《负春风》、《斩情丝》、《十年懵懂百年心》、《改尽江山旧》、《婀娜传说》、《美人天下》、《一斛珠》、《碧霄九重春意妩》、《江山如画》、《美人诛心》等多部优秀古言作品。
  他有独钓寒江雪的气魄,有大漠孤烟直的苍凉与豪迈,他有倾尽天下为红颜的至真至爱!
  太过完美,以致每读一页他的文字,都让人心疼。
  作者说爱是疲惫生活的英雄幻想,而我说承铎正是这个幻想最佳的缔造者,也是终结者。
  ——编辑推荐
  畅销作家青垚继《天子谋》后倾城重磅之作
  阴谋智斗 宫心诡计 江山美人 虐恋传奇
  一个有着最坚硬的心
  一个有着最柔软的爱
  英雄,不光属于历史,更属于女人 主题:改尽江山旧txt,改尽江山旧txt下载,改尽江山旧东方,改尽江山旧女主,青垚,改尽江山旧小说,改尽江山旧19楼,改尽江山旧结局,改尽江山旧 思兔。

内容概要

天下第一美人、当今皇上的妹妹——十三公主,要去和亲下嫁给五十三岁的胡狄王做汗妃。年轻气盛的亲王承铎,因不满皇兄这种出卖妹妹的做法,而私上燕州一举突袭歼灭了前来迎亲的胡狄军队。
  突袭后,承铎掠来一名神秘又美丽的哑巴女奴——茶茶,并把其留在身边侍寝。然而,欲望高升的背后,一系列下毒、暗杀等事件的出现让茶茶的身份显得更加扑朔迷离。在一次次试探与掩藏中,二人的感情也经历了诸多的波折。
  江山?美人?人性?爱情?忠贞?欲望?山重水复间,原来还有更大的阴谋……谁才是真正的幕后之敌?谁又是值得信赖的朋友?一部关于朝堂和战场的架空故事,一场围绕皇权之争的宫心诡计,一段早有约定却又经历生离死别的传奇爱恋。

书籍目录

第一章 生变第二章 遇隐第三章 煮酒第四章 茶茶第五章 猫眼第六章 地火第七章 回京第八章 桃花第九章 王府第十章 怪兽第十一章 夜袭第十二章 古原第十三章 寿诞第十四章 花戏第十五章 毒杀第十六章 高昌第十七章 醉倚第十八章 动心第十九章 归妹第二十章 忽兰第二十一章 剖语第二十二章 掷筊第二十一章 破胡第二十四章 真相第二十五章 钉子第二十六章 来贺第二十七章 邪术第二十八章 寻踪第二十九章 香消第三十章 奇门第二十一章 承铣第三十二章 一别第三十一二章 黑衣第三十四章 无相第三十五章 奇兵第二十六章 落定番外哲义的思索后记 爱是疲惫生活的英雄幻想

章节摘录

第一章 生变
  夕阳西下,一道黄沙自路边扬起,一人一马疾驰而来。
  今天是这边陲小镇上的集日。年关将至,集上比往日热闹许多,鞍辔余粮,布帛钗花,算是应有尽有。马蹄声疾驰而来,人们纷纷侧目。那马极其雄壮,马上是个青衣锦服的年轻人,左手按剑,右手执辔,眉宇疏淡,似有所思。众人斜身避让,不过眨眼工夫,他已驰过这两边摆满年货的狭道,绝尘而去。
  众人看着那道裹着尘沙的影子摇摇头,市集很快又恢复了杂乱中的平淡缓慢。临街的小茶肆里,疏疏散散坐着五六个歇脚的人。一个猎户打扮的汉子,敲了敲烟袋锅子,向旁边优哉游哉喝茶的老头子借了个火,眼睛斜瞟着那年轻人的背影,道:“看这样子像是上京来的呢。”
  “是啊,十三公主就要来了。赵将军昨天已经传下令来,明起城里戒严,不要上街瞎逛,公主要从这儿出关呢。”老头子抿一口茶,慢条斯理地说。
  “哎哟,老爷子不瞒您说,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县官呢,更别说是皇上的妹妹了。京中传说,这公主是天下第一美人……”
  “哼!”老头不屑地摇摇头,“那又怎么样?天下第一美人也是送给五十三岁的老头做老婆去——还是第三十五个老婆。”
  “哈,老爷子你这是眼红,绝对是眼红,哈哈哈。”说着,两人都嘿嘿地笑了起来。
  老头呛了一下,干咳两声,“胡狄那老头子可比我这老头子难缠多了。我看这哪是和亲啊,这么多兵,人过去了也未必能省事,咳咳。”
  那猎户一惊,苦了脸低声道:“怎么,难道还要打?”
  “难说,三十万毛子兵在这燕州北境坐等着。这领兵的休屠王可是胡狄大汗手下的第一干将。当年他打到燕州南镇,杀了多少人啊。”老头抚着胸口说。
  听他如此一说,大家都忍不住欷歔起来。
  角落里的旧木桌上浸着斑斑点点的茶渍,衬着桌旁少女的衣衫分外明艳。她略低着头静静听了一会儿闲话,侧转身朝着那锦衣年轻人去远的方向张望了片刻,回头对同桌一个着粗布蓝衫的人说道:“哥哥,这个来和亲的公主听说是天下第一美人呢。”
  那蓝衣人虽穿着粗布衣衫,却长得俊雅斯文,二十五六岁的模样,眼神是与面庞不相称的沉敛。看他的打扮像是个农人,但是看他的面目却像是个读书人。他没有理会那少女,手上把玩着三枚铜钱,往桌上一掷,零碎地哐当响着。他沉默地收起来,再掷。
  “哥哥,我想看看这第一美人长什么样子。”红衣少女嬉笑道。
  布衣男子这才抬头,瞪了她一眼,语气却依然平静,道:“别胡闹!”伸手把钱捡起,眉头皱了起来。
  少女看他手上把玩着铜钱,便道:“你在问筮?”
  “嗯。”
  “问什么?”
  男子不答,沉默地看着道旁那渐渐沉淀的扬尘。他放眼檐外,镇上的百姓一如往常地行走坐卧,虽生生不息,却将这片天地化为一个停滞的景象。那是水墨画上的大漠秋声,美则美矣,却美得千年不变。
  “哥哥!”红衣少女叫了一声,明眸皓齿都衬着对这位仁兄神游八极的不悦。
  布衣男子站起来走到酒肆门口,抬头望了望天空铅灰色的云朵,浮上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他不明所指地说:“没什么,添上点儿衣服,这天要变了。”
  上将军赵隼的军营就在燕州城外十五里,那里驻扎的三万大军都是多年来平敌荡寇的善战之师。此时,赵隼的内帐里却站着另外两个人,风尘仆仆。其中一人朝里站着,体格健壮高大,脸庞刚毅,铁塔一般的身材,衬得帐子都显得狭小。他朝榻上躬身道:“我才往军中探来,咱们的嫡系将领们便都知会了,不过没敢惊动赵李二位老将军。”
  榻上坐着的人抬腿站了起来,背对的灯火隐约映衬出他英挺的五官,一身黑色劲装,显得他身形愈加挺拔修长。这人潇洒地一撩衣摆,走到帐门口,斜挑了帐帘,向外看着动静,唇边似笑非笑道:“这些老人家资历深,做派稳,我也不好十分强令。何况,这次是背了朝廷来的。”
  铁塔汉子貌似有些踌躇,“咱们真要这么干?”
  黑衣男子眉毛一扬,“怎么?怕了?!”
  铁塔汉子摇头,道:“不怕!可是皇上并未诏命……”
  黑衣男子轻哼一声,放下帘子转过来道:“当初商议这事时,我就极言不可,可是南徐战事正紧,上京那群内阁参政们议来议去,就议出这么个办法来。我一路赶回上京,人却已经送走了。皇上的意思,先稳住这些老毛子,等朝廷腾出手来再打理他们。皇上是皇上,为国家计,什么都可以牺牲。我却是容不得的。”
  铁塔汉子想了想,道:“皇上的想法也未尝没有道理。国家连年征战,国力不济。若再和北边大打起来,只怕经不起这般消耗。”
  黑衣男子微微摇头,“那也要看怎么打!难道打不起就卖妹妹?那先帝生儿子有什么用?弄个女孩子家去抵挡,我也没脸再做这大将军,统御三军了。”
  正说话间,帐帘一动,全身玄甲的赵隼进来了。密不透风的帐内,火光掩映下,他黧黑的脸膛如生硬的古铜,眉眼一弯,却又格外生动。他略扫一眼帐内,便向劲装黑衣人倒身拜下,道:“末将来迟,王爷勿怪。”
  黑衣男子微微一笑,扬手道:“不怪。”正是靖远亲王承铎。
  赵隼站起身来,道:“王爷要的人,我都召来了,正在中军大帐听候差派。另外,哲仁回来了。”
  承铎拂衣坐下,颔首道:“让他进来。”
  一个青衣锦服的年轻人闪身入内,单膝点地行了个礼,便按剑而立。
  承铎道:“如何?”
  年轻人恭敬地答道:“属下按主子说的,从燕州边镇一路巡查了九个关口,都没什么动静。最近的胡人兵马离边防五里。因为朝廷日前恩准和亲,他们估摸我们不会出战,疏于防范。燕州稍远一点儿的镇子,百姓还赶集办年货呢。”
  “这样才好,不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来了。”承铎笑一笑,一手在桌上轻点着,沉默片刻,突然又叫道,“杨酉林。”
  “在。”铁塔汉子应声答道。
  “十三公主那边安排得如何?”
  “已经安排哲修护送回京了,王爷的手札也一并交给公主转呈皇上了。”
  承铎点点头道:“嗯,承锦聪明,见了皇兄必然会把我的意思说好。”说着抬头看去,却见杨、赵二人都面有忧虑,他了然一笑,放缓声音道,“没打起来时,朝廷上争论不休,打起来了,一切就我说了算。所以,打了再说!”
  两日后的夤夜,杨酉林引兵绕过休屠王的前阵,轻骑一夜往返两百里,直捣休屠王大营。赵隼兵出休屠王左翼,硬生生将休屠王的左路军切离了大军,逼到燕州以东。休屠王措手不及,根本无法迎战便仓促北逃。
  一时间渔阳鼓传,边声四起。这燕、云二州的千里疆界上,南北两军都应声而动。这个年,想是不能太太平平地过了。而这胡天胡地里,竟又飘起了鹅毛大雪,旬月不停,大有一改江山旧颜之势。
  远远的山冈上,承铎一骑当先,一身明光铠甲与雪地相映,熠熠生辉。他身后是一路跟随的从骑和上将军赵隼。赵隼一夜血战,凌晨才赶回中军,从人到马已是十分疲惫,唯有一双眼睛还炯炯有神,此时随着承铎巡弋而来。
  “这里的天啊,就是说变就变。昨天一夜都在雪地里滚,马蹄子打滑,好不容易才摸了过去。不过那些胡人也没想到大雪天里会有突袭,一个个都窝在帐篷里喝酒吃肉。我们走到大寨不足百米了,哨兵才发现……”赵隼原本是世家子弟,少年时就跟承铎一处闹,所以在他面前也随意许多。
  承铎耳朵听着赵隼精力过甚的演讲,眼睛却溜着沿路几个逶迤而行的边民百姓,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心中一动,停下来,唤住一个背着柴火,走得不慌不忙的青年人。
  “昨夜你们可听见兵戎之声?”
  “什么?”那青年人看他骑装劲甲,英武不凡,有点儿失措地问。
  “呃,就是我们和胡人打仗了,你们知道不,害怕不?”承铎的声音舒缓和悦。
  青年人见他神色亲和,挠一挠头巾说:“哦,知道的。昨日就没有出来,知道军爷们要来,买足米面守在家里。还有不少人,连夜赶到南边亲戚家去了。”
  承铎仍然温和地问:“那你为什么不走呢?”
  “俺爹腿脚不好。这不,今天背上两天的柴,这两日都不出门了。军爷,这仗要打多久?”
  “不久了。你们怎么知道大军要来的?”承铎微微笑道。
  “是东方先生说的。”
  承铎扫了一眼赵隼,赵隼立刻禀道:“此人复姓东方,住在平遥镇西的无名谷,是个山野农夫,常常来这边集上贩卖些自家产的谷豆。他时常说些风雨时令给农人们作为耕种的指导,没有不准的,所以大家都比较信服他,称他为东方先生。”
  承铎脸色平淡,没有任何表情,不轻不重地说:“农人说说时令也就是了,妄议军事国政便是僭礼逾分。”言罢,扭头便走,一路行上那高坡,正对着昨夜激战的山脚。敌寨依山而扎,已烧成一片灰烬。迎面杨酉林策马上山来,马背上搭着什么东西。走近来,才见长发委地,是个白衣女人。
  赵隼一见,先笑了,道:“你不是追休屠王残部去了,怎么追出个这?”
  杨酉林只手一提就把那女人拽下马来,扯着衣领拎到承铎面前,没好气道:“那老毛子太狡猾,拿这女人做掩护,自己跑掉了。我追出五十里,想着王爷不让远追,这才回来了。休屠王到底躲到了哪里,不妨问她!”
  赵隼嘻嘻笑道:“休屠王这里只有六万人,他本部被袭,四面的驻军都会收拢来。就是王爷让你远追,你也追不着人,这会儿弄个女人来塞责。”
  杨酉林哼了一声,正要开口,被承铎挥手阻止了。他低头打量那女人,头发甚长,却不是漆黑的颜色,雪光下仿佛是深棕色,散乱地遮在脸上。看服色太素净,衣料却是极贵重的雪缎。
  承铎抓着她的头发让她仰起头来,一手拂开她脸上乱发,才发现这女子并不大,十七八岁的模样很是清灵,眉尖的颜色淡淡青青,神色之中却并无惊惧,说不出是茫然还是深邃。她顺着承铎的目光回看过去,随即眼波一闪,睫毛垂下来,覆住了眼眸。
  他波澜不兴地问:“你是什么人?”她不像胡人,胡人的下颌宽阔,没有她这样怡人的弧度,胡人的鼻翼厚实,没有她这样小巧秀丽。她长长的睫羽似荷尖的蜻蜓,停在那里一动不动,承铎的问话似是没有听见。
  承铎松开她的头发,大声喊道:“阿思海!”一个骁勇的胡人,作南军打扮,飞驰过来。这个阿思海本是个胡人,四年前被承铎收服,平日常在北边哨探。彼军布防,乃至王公贵族的日常做派他都晓得。这两年承铎虽然不在北疆,可他安排下的老底子还在,这次打起来才能这般得心应手。
  阿思海一看这女子便大惊失色,道:“王爷怎么得到她的?”
  “休屠王扔下的。”
  “这女子,他很是宠幸,两年前得到她就时常带在身边。她……她是……”
  “什么?”
  “她从前是休屠王的哈那芬。”
  承铎懂得一些胡语。胡俗以人为奴,为奴者与鸡豚狗彘相似,生死都由主子。这哈那芬说起来就是玩乐之用的女奴。休屠王素来就有些床笫私癖,胡人放纵淫乐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听说有些胡狄贵族开宴酬客,常常是聚在一起宣淫,果然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现下看阿思海那神情便知道她是哪种奴隶了。
  “从前?”承铎反问道。
  阿思海点头,“是,近年她虽在王庭,好像不太受休屠王青睐。若说失宠,却又并不曾被赏给下面的头目,一直被休屠王带在身边。”
  承铎的手指拈起她肩头衣料摩挲了两下,确实是雪缎,上京妍衣阁十两银子一尺,而她领口的皮肤,隐现的锁骨却比那雪缎还细腻。他抬眼看定那女子,觉得她太单薄冷清,像胡地终年不化的冰雪,无法与声色荒淫联系起来,正要再开口,又听阿思海说道:“她是个哑巴,不会说话。不过因为长得美,所以休屠王才舍不得扔吧。”
  杨酉林一听,正要撒手。承铎却淡淡道:“美吗?我看也就一般啊。”众人听他语气,你望我,我望你,神色都有些暧昧起来。赵隼是知道承铎的,嗤笑一声,随便地说:“休屠王行营里有不少女人,这次抓到都充了营妓。王爷要是看着这个顺眼,就拿去。”
  承铎不再看那女子一眼,却转身道:“这女人我要了。哲义,先把她带下去,弄干净。”他的随侍哲义应声上来把那女子扛了下去。
  回到大帐,哲仁已经候着了。一见承铎,他就忙着禀告:“赵老将军和杨将军属下已将昨夜越过的休屠王前锋万余人围歼。”
  承铎轻叩了一下大案,道:“好。”
  “李将军已经按王爷手令率部赶往休屠王右翼。”
  承铎满意地一点头,“昨夜,赵李二位看到我的手令时作何反应啊?”
  哲仁忍不住笑道:“赵老将军很吃惊,说朝廷并无战令,大将军不可乱来。属下说大将军已经带人破袭休屠王大营去了。赵老将军听了颇为郁闷,说,‘这个五王爷,又把天给捅下来了。’然后就带着人马接应来了。”
  承铎想到那“颇为郁闷”的神情,也不禁笑了起来。
  一夜之间,整个燕州前线的大营都竖起了承铎的大将军鹰旗。突如其来的大雪把这边城塞外染成了白茫茫的一片,人迹愈加寥落。而此刻燕州大营的中军帐里却是暖意融融。大帐的主案上横七竖八地堆着些纸折笔墨。一壁挂着幅硕大的地图,标着燕州至云州共两千里的防线驻军。而另一侧却摆着一个五尺长的矩形铁炉,里面烧着通红的炭火。如今那铁炉上正烤着一架全羊。
  这羊身已先用匕首划出了格子,抹上麻油、料酒,搁一夜让它入味。烤时火候需适中无烟,先刷一层薄油,烧热之后再刷一层酱,反复翻转刷上作料。快烤好时,再撒上少许孜然,香飘十里。此刻羊身滋滋冒油,正是金红油香,外酥里嫩之时。
  一旁围坐的三人早已挽袖擎杯,大快朵颐。承铎在铜皮盘子上细细地切着羊肉,划成小块放进嘴里,缓缓地说:“我让你们歇了一天,今天请你们吃一顿,吃完了立刻给我上马走人。”
  赵隼托着盘子转向杨酉林,“他哪里是想请我们,分明是自己想吃羊肉了。”
  承铎却不理会,接着道:“李德奎闪击休屠右翼之后北进一百里,正隐蔽休整。赵老将军合击休屠前锋后,左上百里待命。你俩今夜各带五千人,分左右路,带硫黄火引,快接近休屠行营时,就放起火来,赵李二人依火光为信。你们尽量往他们两人的方向靠拢,把人向我这边压。”
  听得这句,杨酉林放下盘子,问:“王爷所部只有急调来的一万人,都往这边压,能吃得住?”
  承铎头也不抬道:“放心,胡人到时候只想往北跑,哪里还敢再往南啊。你们四人合力,最要紧的就是给我截断休屠王的退路。”
  赵隼缓缓道:“说是三十万,有一部分压在云州一线,休屠的随侍亲军不过十余万人。左路军已经打掉了三万,连日奔逃,也就剩下四五万疲敝之师了。凭我们的兵力,要吃掉应该也不难。”
  承铎正色道:“既然打了,就别不痛不痒的,全面作战是迟早的事。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如今断不可给休屠王以喘息之机,所以此战,务必全歼其军!”
  杨、赵二人神情一肃。
  承铎抬头看他们一眼,用匕首挑起一块羊肉送进嘴里,笑一笑,说:“不过你说得对,这西北的羊肉就是好吃。南边的羊都又老又韧,人也都不怎么是东西,只除了女人稍可一观。”
  赵隼扑哧一笑,揶揄道:“是吗?”头却转向杨酉林。杨酉林被他一瞧,莫名其妙,转瞬明白了他的意思,短刀往案上一插,声不吼而自高,“你看我干什么呀,我又不知道!我在南边只管打仗,管什么老羊女人的。”
  承铎与赵隼都大笑起来。
  按承铎这番部署,休屠王已是案上鱼肉,只看庖厨如何下那一刀了。
  这夜风卷雪飘,除开严冬的肃杀之气,这几百里土地也并不寂寞。胡狄军数万人南北向下寨甚长,正当丑寅交刻,两侧大营火起,无数火箭射来。胡人逃了这两日也不遑多想,爬起来又逃。不出数里忽然面前被两支大军拦住一番混战,不辨方向,扭头再跑啊跑,只觉四面八方都是敌军。一时间哭爹喊娘声、交戈击剑声、风吹火啸声响成一片。承铎大军便趁夜痛杀起来。
  承铎率军一路掩杀,从夜半杀到天明,天明杀到傍晚,前路军已探到赵隼后路,方才止住。他扬鞭纵马在四处高地上查看了一番,雪已渐渐厚了,马蹄半陷。承铎心中筹谋片刻,转到临时搭上的帐篷里,扯下身上的战甲,就雪擦着手上和脸上的血迹。哲仁骑马驰来,滚鞍下地给承铎行了个军礼,道:“主子,毛子军已经死伤过半,些许残兵都已缴械,几位将军正在追歼奔逃的余部。目下行事,还请主子示下。”
  承铎看一眼仍然飘扬的大雪,悠悠地说:“我军轮换休息。传令赵定一、李德奎后撤至我左右。赵定一部西移五十里,看住云州补给一线。杨酉林、赵隼合兵,撤至我前方三十里。北军的东西有用的带走,没用的烧掉。降兵通通放了,让他们北去,我可没粮食养这些毛子。命大的就自己爬回去吧。”
  哲仁应声而去。
  此令一出,诸将也十分会意,如今大雪不止,又深入敌方数百里,补给跟不上。最有用的就是冬衣。胡人的军衣通通扒了下来,人都被赶到了雪地,美其名曰放回。本来降俘太多既怕生乱,又耗费粮食,杀了又太坏名声,可若真的放回去岂不是和自己过不去。承铎此令甚狠,等于是把那两万降俘撵到雪地里活活冻死。谁若真的能爬回去,必是天下耐寒第一人。
  越日,雪仍未停。承铎缓缓南撤,依险下营。各部的战报陆续传来,休屠王云州残部驰援,被赵定一挡住。李部人马却和胡狄大汗本部的骑兵短兵相接。而休屠王本人又被杨酉林的骑兵追了一天一夜。
  ……

作者简介

青垚,女,八字缺土故名垚。喜看历史,在失败者身上寻找平衡,在成功者身上寻找鼓励;爱好旅游,登山水以怡情,观人文以释意。总的来说乐观向上相信爱,非关现实,只是应有的生活态度。相信一句话:删繁就简,方能及之高远。 出版作品:《天子谋》(原名《苏记棺材铺》)

媒体关注与评论

这是聪明人之间的感情,只往前看,不必回头。看似有些情节落了俗套,但由于作者的构思独特,反而会在俗中突显不俗,这才是故事的最可贵之处。我喜欢聪明人之间的故事,喜欢他们之间斗智斗勇般,却细水长流的温馨。刀光剑影和血雨腥风都留给对付别人吧,真正相爱的人,是默契和信任。
  很喜欢作者这个文里的很多情节设计和细节,更喜欢作者在这种爱情故事下的智慧人生,那是要有一定阅历才有的感知。——作家 叶梵
  这是我在晋江看文两年多来最喜欢的一篇,两段截然不同的感情,让人看得如痴如醉,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有点儿欲说还休的感觉。加上以宫廷斗争与周边邻国的外交和战争做背景,显得内容很丰富,对话很幽默,又有机锋,人物描写很传神,笔法细腻,如一副美轮美奂的写意画卷,回味悠长,耐人寻味。 ——读者 迪西
书友评论
用户评分:
请打个分吧


  • 匿名书友2015-9-25 0:42:01

    这篇文我是花了几天时间来看的,原因莫过于仅是因为此文着实是古代架空里不可多得的一枚佳作,时常让我想起一直念念不忘的乌云登珠的《云过山如画》来,所以一直舍不得用太快的速度,唯有慢慢斟酌,才能体会。而读完整篇文章下来,又突然有种茫然的感觉,一时竟难以陈述。男子丰神俊朗,女子柔美如云。作为标榜着江山美人,宫廷诡计,阴谋智斗的小说来讲,美人与英雄,必定是战乱时代不可缺少的重要元素。楠竹承铎的初次登场,便瞬间惊艳四方,如同出鞘的宝剑,只需一霎,锋芒便早已夺目。这个好像是从幻想世界里走出来的男人,看似是英雄的缔造者,实质上已经几乎要成为这个旖旎幻想的时代的终结者。不容置疑,这个男子是完美的,他的独钓寒江的气魄,他的大漠孤烟般的苍凉与豪迈,他的**军事才能却偏偏没有争夺天下的雄心壮志,只愿为其兄长戍疆御敌,排忧解难,任是谁,也无法不爱这个男子。但饶是王侯将相,亦有不为人知的寂寞与无奈。承铎作为天子的五弟,非但要替兄长守护江山,还要默默承受至尊者的猜忌与设计,致使其从小便挣扎在权势的相互倾轧之中,兜兜转转成长为人,却依旧无法潇洒自如,满园的姬妾却得不到一丝的真爱,子嗣单薄亦难保全,赤城忠心不能被看到,交付出去只得到狠绝的设计与背离。而茶茶。这个以营妓身份登场的女子,可能在一开始就会受到感情洁癖者的排斥,但若是因此而轻易放弃对茶茶的探究,甚至舍弃整个全文,这必定是一个重大的损失。不得不提的是,本书似乎是为塑造茶茶的形象而生,又是为雕琢茶茶的灵魂而存。这么多栩栩如生的人物里,她始终贯穿全文,站在一个至高点。无法避免的,作为英雄身边的女人,她有污点的根源必是与美貌有关。作者也一度花了不少笔力来刻画这个女子,想必是要捏造出一个倾国倾城胜莫愁形象来。而每次读到类似的情节,无非都会引诱读者去猜测,楠竹是为她颠覆天下呢?还是为了她倾负天下?然而,故事却出奇的出乎人的意料之外。茶茶的存在意义,不但是为了弥补楠竹的遗憾,更是为了诉说一种精神的寄托。世上的生死难以预料,情人能够相守,又如何不去珍惜。这个小说的题材并不算得新颖,然而作者深厚的功底,却成功将此文不落窠臼,行文骨架巧妙清奇,读一遍觉得新鲜不可置信,再读一遍便是惊喜难以释手。而我想,这点要归功于其间的爱情故事。茶茶与承铎的相遇不算得浪漫唯美,仅是战乱中一个被俘的胡人女奴和一名运筹帷幄的大将军,正好她身份低贱,凑巧他有生理需求。于是,两……

  • 匿名书友2015-12-5 0:30:49

    看这篇文,起始是因为读了《天子谋》,然后觉得能写得出那般文字故事的作者,其他作品也一定很好看。 嗯,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篇好文! 女主的身份跟我以往看到的很有不同,她的经历也非常让人同情。但作者并没有纠缠于她之前有过怎样的经历,也没有局限于男主对女主以往是不是介意,这是聪明人之间的感情,只往前看,不必回头。其实,看似有些情节落了俗套,但由于作者的构思独特,反而会在俗中突显不俗,这才是故事的最可贵之处。比如,茶茶的确是被人利用,要来害男主的,当然,下毒未遂,被男主发现是必然的,但是按小说的规律,更必然的是扯出男主的误会,女主的委屈,可作者笔锋一转,却更显出了二人之间的信任,让人不由会心微笑。再如,茶茶有心复国,这段也许会因此引起两人误会,然后吵架也好,合好也好,都是可以大作文章的,而作者让男主逼女主选择,茶茶第二天的欣然为他做羹汤,一下让人心生柔软,这般的女子,好生可爱,知道什么才是她最需要的,什么才是她最值得的选择。我喜欢聪明人之间的故事,喜欢他们之间斗智斗勇般,却细长流的温馨。刀光剑影和血雨腥风都留给对付别人吧,真正相爱的人,是默契和信任,这才是智慧的人生。所以,我很喜欢这本书里的男主角,承铎,虽然这本书的背景也是宫廷、皇族、天下、苍生,但这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没有什么难言之隐,没有什么身不由己,没有什么爱恨挣扎,喜欢就是喜欢,爱了就是爱了,要在乎的绝不手软,不在乎的绝不上心,这种气度风度,让人折服。 嗯,再说下另一对吧。之所以有这篇评,大约是因为作者刚刚解释了修文的初衷,讲东方同学最后终是为公主守身如玉了一把。我想,我特别能够理解作者的想法,就是关于人到了绝望的时候,是种什么样的心情。就算东方真与结香那个了,我也是能够理解的。当人对前途迷茫和绝望的时候,会特别想抓住一些东西来证明什么,刚好他们两个人都是面临绝望的人,都是对命运不甘却又无力改变什么的人,结香是对爱情和前途的缈茫,东方是对生命的不甘。当然,我们还是乐见东方同学最终意志坚定的度过种种难关,但其实作者笔下的东方,只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神,普通人会让他的形象有点打折扣,但这种的人却是无比的真实可信。他的迷茫,他的反复,他的智慧,他的软弱,他的坚定,他的善良勇敢,种种真实构成了他的人生,宛如我们所经历的人生,这是真正的人性! 其实,我不是很喜欢公主,大概除了最开始她有点娇傲和喜……

  • 匿名书友2016-6-6 9:19:59

    看《棺材》的时候,一口气到凌晨,觉得真是不可多得的好文啊好文。待到看完《改尽》,忽然不想说话了。土,那种心有思绪千万,待到开口却已忘言的感觉,你一定明白。 读开始几章的时候,便总是在想,茶茶,如果现实中有这样一个女子,人淡如菊,目光明净,浅笑清澈,如同漫山遍野的小花,风过折腰,雨打零落,黎明来临的时刻却依然静静绽放,自顾自美丽,任空气流淌,天高水长。我想,我也会爱上她的。 读至后来,我又觉得,很多人会爱上这样一个女子,清冷、坚强、不顾不管地绽放美丽,几乎任何时候都如植物般安静,季节变换,青翠如初。可是有几人能如承铎,看到这副清冷坚强的美丽躯体之内,精灵似的活泼和狡黠。她不是不恨的,午夜梦回,那双明净的眼睛,满满的都是恨。她不是不害怕的,因为害怕到极点,所以用厚很厚的平静包裹自己,用很精细的狡黠不着痕迹地对待这个世界。她不是不爱,她比任何人都热爱生命,渴望活着,但是可以为了爱人轻轻舍去生命。她如平凡女人般,也会吃点小醋,有点小脾气,喜欢漫山遍野的小花盛开。那颗鲜活可爱的心,在静美的躯体里悄悄地,扑通扑通,未曾停歇。这些,承铎都知道。 尾声的时候,我在想,承铎,如果现实中有这样一个男子,胸有宏图伟略,计谋万千,勇敢、力量、忠诚、豁达、深情,一样不缺,我将不敢与他对视。这样的男子,天人一般,兵戈铁马、冷血快意,却有孤单彻骨。他的盔甲像黄金般坚硬,内里,却是一颗需要抚慰的心。茶茶出现之前,他未曾发觉,不愿承认。可是,在他抚慰茶茶的时候,却觉得,自己被抚慰了。我对这一句印象非常深刻。关爱与被关爱,疼惜与被疼惜,慰藉与被慰藉,这样的微妙,年轻的作者,你有怎样的心思,竟能写出如此的通透? 这样的承铎,他天生只属于茶茶这样美好的女子。他们之间,历经辗转的爱情,得到,未曾得到,未全得到,得到,失去,得到,信任、依赖和迷恋在这些曲折繁冗之中生根、发芽,长成枝叶繁茂。最后几章,从揪心落泪的感动到静美甜蜜的感动,我想,原来这是一个关于珍惜的故事。岁月悠长,要多幸运,多曲折,才会爱上一个人,而他恰好也真心爱你?生活冗长,免不了计较、算计、犹豫、赌气,然而倘若真正失去了这个你爱的活生生的生命,还有什么纠结比得过此刻悲恸?人心安稳,天地静谧,这一刻的美好,抵过全世界的财富、权势和其他。 关于东方和承锦,才子佳人,让我想起司汤达区分的爱情种类。承铎、茶茶,是心灵之爱么?(也不是没有肉体之爱……

  • 匿名书友2015-1-17 21:54:28

    好久没有提笔写什么东西了,可是看完改尽,看到三土和大家的各种评论总有种冲动想说些什么,说得不好三土可别介意…… 最初看苏记,很是喜欢木头的疏拓之气,就跟着三土追到了改尽。第一次看并没有如何喜欢,苏记写天下之争虽是侧面去写,倒很是具体纠结;改尽也写朝堂天下,可是总有点不尽兴的感觉,有阴谋也有战争,但这些却并不是故事的主题。可能我是学政治的,有点洁癖,虽是不喜欢网上的作者们一个个以专家之姿写宫廷斗争,不过但凡写了也希望能敬业一点,三土当初在我看来在改尽里却并不是如何敬业的。 可我这样欣赏承铎和茶茶,还是回头再看改尽,却是越看越喜欢。三土说爱是疲惫生活的英雄幻想,改尽倒真是如此,写得确不是故事,而是人了。 先说说茶茶,正如承铎给她的名字一样,这个女孩子身上有一种奇特的力量,让她经历了这样多的事情却还是对活着这件事抱有坚定的渴望。有很多人都努力地生活,但这通常是为着某个崇高的理由,可茶茶不是,她甚至不对她的人生有美好的期待,在京城的王府里承铎曾说要给她自由,可她却觉得自由反而是一种茫然。我也不愿觉得支撑茶茶的是灭国之恨,虽然她后来确是对复国这件事情动了心的,可是恨这样东西,像承铎所说的,过去了便只剩寥落,实是很凄凉的一种情感。承铎常常说茶茶像一株植物,她柔弱顺从的承受外界加给她的,但无声无息的总是会存活下去。茶茶心里也许也并不见得有怎样的执念,只是对生命这件事有着本能的渴望吧,她的家人都死了,但她活了下来,因此,不管怎样 总是要活下去的。 再说承铎,这样一个理想中的男人大概现实中是碰不到了,和他比起来不管是木头或是小祈倒显得矫情了。木头不要庙堂之高,只要江湖之远,小祈执着于天下,其实庙堂和江湖都算是执念。承铎却是洒脱的,他对生活很是诚实,有时候甚至显得有点任性。承铎并不慈悲,他总是呆在战场,他毫无犹疑的杀敌,他杀死烧掉战俘,他对东方的疑问提出极有道理却又极无情的回答。他又是个很自信的人,他喜欢茶茶,就把茶茶留在身边,他怀疑茶茶,但他信任自己的判断。但承铎并不是一开始就是如此的,他也是有过恨有过执念的,他的母亲,他的二哥。这些东西肯定束缚过他的,但这些东西没有成为他生命的主题。 我想,真正能像承铎这样生活的人,并不是没有恨过的人,而是恨过却又解脱出来的人。我实在喜欢承铎和茶茶相处的部分,单独来看两个人固然很好,但承铎和人相处总觉疏离,只有和茶茶在一起的时候这样两个理想……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