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谷(www.tushugu.com),让搜书更简单!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 >

《如果这是宋史.4,仁宗盛世卷.下》

《如果这是宋史.4,仁宗盛世卷.下》封面
书    名
如果这是宋史.4,仁宗盛世卷.下
作    者
高天流云
译    者
 
页    数
 
ISBN
9787538294460
出版社
辽宁教育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1-12
字    数
 
标    签
如果这是宋史.4,仁宗盛世卷.下

目录

  1. 1内容概要
  2. 2书籍目录
  3. 3章节摘录
  1. 4作者简介
  2. 5书友评论
  3. 6下载地址
  1. 7正版图书
  2. 8相关书籍
通俗写史的巅峰之作:解除现代人了解历史的阅读障碍,让普通大众能够无障碍阅读,了解中国历史---有史以来,唯一一部白话通俗宋史,作者以亦雅亦俗、亦庄亦谐的写作方式,在生动、有趣地讲述历史故事的同时,叙述了历史上值得人们思考的大大小小的无数故事。
第一章 1042年的北风
  第二章 西线铁幕
  第三章 葛衙内的游戏
  第四章 最后一根稻草
  第五章 爬满虱子的锦袍
  第六章 君子在此,诸神退位
  第七章 庆历守望者
  第八章 独立贺兰山
  第九章 仁宗的面纱
  第十章 生得奸诈死成笑话
  第十一章 花灯节之夜
  第十二章 正版包青天
  第十三章 鬼面昆仑关
  第十四章 梁适升官记
  第十五章 掀开名世的袍襟
  第十六章 妙不可言的灾难
  第十七章 狄青之死
  第十八章 百年经营铸高文
  第十九章 千年显赫大梁城
  第二十章 45年无太子
  第二十一章 不识贱人真面目
  第二十二章 唯此一仁宗
第一章
   1042年的北风
   现代商场上有句名言:“世间的钱只有那么多,你多得了,别人就会少得,从无例外。所以商场即战场,必须抢!”
   人世间的快乐也是一样的,只有那么多,你快乐,必然会有人不快乐。除非,大家都是无欲无求的第欧根尼,有个狗窝就觉得上了天堂。不然,你的欢乐总得有些理由吧,那个理由,就一定建筑在别人的不快乐上。
   从无例外,小到今天买土豆时讲下来两毛钱,大到耶律宗真和赵祯讲价钱。
   公元1042年,是宋庆历二年,辽重熙十一年。这时耶律宗真二十六岁,已经当了十一年的辽国皇帝。最近他有点烦恼,日子太顺了,幸福得让人无聊!
   他坐在契丹皇位上向四面八方张望,先看自己人。从他老爸望到老妈,从兄弟看到儿子,边看边想,觉得谁都挺好,但谁都让他提不起兴致,似乎生活还少了点什么。
   老爸死了很久了,显赫人物的死亡就像老酒,时间越长,名头越芬芳。圣宗陛下,这个名头在辽国百余年间独此一份,必将万古流芳,他只有羡慕的份儿。
   他的老妈,强悍凶狠的萧褥斤女士,不说也罢,早在八年前,就让他凉透了心。那时萧老妈突然间觉得这个儿子很陌生,情敌养大的孩子,就算是亲生的,也不投缘。她秘密召集娘家人,要用小儿子耶律重元替换宗真,辽国需要新的刺激,搞个政变还是很有趣的嘛。
   可惜小儿子的心理有问题,从重元后来的表现来看,这个契丹娃总是在造反和不造反之间纠结,闹得国家不安,他自己更不安,直到全家死光光,辽国也元气大伤。其实他现在就顺理成章地当皇帝多好?但精神上的毛病就是个绝症。
   他悄悄地跑去告诉大哥,老妈要干掉你了,怎么办要快想。
   大哥当机立断,先下手为强,把一大堆的舅舅都抓了起来,收回老妈的太后印玺,再给她搬家,到老爸的坟前去反省。直到三年之后,宗真有一天突然悲从中来,思念自己的妈妈,亲自驾车赶向庆州皇陵,把妈妈接回皇宫。
   但怨恨不解,萧褥斤厌烦了谁,终身都没有宽恕。无论宗真怎样孝顺,也没法挽回。于是这时他只能自嘲地一笑,看来母子之间的感情,也得从娃娃抓起,沟通要及早啊。
   目光转移,再看向弟弟。耶律重元现在是皇太弟,所谓“仁兄贤弟”,弟弟当年如此贤良,哥哥怎会不仁德?皇太弟的名号已经是辽国的正规皇储,并且兼任北院枢密使,是南京(今北京)留守,名副其实的辽国第二号人物。
   位高权重,彼此安生,那就继续安生下去吧。
   下一位是他的太子,十三年后的下一任辽国皇帝出场。说到名字真是如雷贯耳,现代华人无人不晓,就是《天龙八部》里萧峰的结义大哥耶律洪基。这时耶律宗真应该露出了由衷的微笑,很得意,这个儿子太理想了。
   首先这是个心灵美的标准契丹青年,佛教是他的心灵主宰,有荐于伟大的圣宗皇帝小名都叫做文殊奴,可以了解,父子之间、祖孙之间有着怎样的共同宗教语言。历史可以证明,洪基把宗教变成了怎样的事业去做。他和宋朝未来的赵佶皇帝一南一北,一个叫“道君教主皇帝”,一个庙号是“道宗”,互相呼应,真的让各自的国家变成了前所未有的理想社会。
   一个信道,一个信佛,宋、辽就在他们两人手中亡国!
   这都是未来的事。信神终得救,这时耶律宗真也是个非常虔诚的佛教徒,他深信,这么好的宗教,一定会让他国泰民安,仙福永享,寿与天齐,敢说亡国,小心乱讲遭雷劈。身边的人都看到了,他的目光变得深邃而辽远。契丹王廷御座之下的各位王公贵臣静候良久,才听到年轻的皇帝非常深沉地问:“我姐夫那边还好吗?”
   忘说了,李元昊的正妻就是辽国的公主,是耶律宗真的姐姐。为了两国的传统裙带关系,已经嫁过去好多年了,只是半点夫妻感情都没有。估计辽国的公主很自尊,李元昊又是个暴烈型的宅男,互相从来就没好脸。从历史资料来看,这时公主已经死了,但辽国还不知道消息。
   这时耶律宗真听到的回答是,也好,也不好,但无论怎样,对我们都很好。
   说好,是李元昊还活着。不好,是他胖头肿脸地往回跑,被张亢踢黑了脸。无论怎样辽国都好,这更简单。坐拥东亚最强军事实力,辽国坐山观虎斗,两边打得越狠,对它越有利。
   一些利益简直是不招自来,比如西夏国和李元昊最短的那条船板——钱。没有了宋朝每年的恩赏,再断了宋、夏之间的榷场,李元昊的国家里仍然只出产青盐和马匹,他想要钱打仗,就只有一条路好走。
   把牛、马、羊、骆驼等土特产卖给契丹人,但非常可惜,卖不上价。这些东西辽国人都有,一点都不稀罕,你爱卖不卖,简直是坐地要价,地下室还钱。这样就造成了一个结果,李元昊拼了命去打架,实际上都是替耶律宗真创收。
   这日子是多么美啊。
   完全可以更美,耶律宗真问过了姐夫的近况,开始向群臣微笑,顿时契丹王廷上金光闪烁,每个人都看到了大笔的现金、布匹、绸缎,或者黑黝黝的土地。要问美丽的生活哪里来,大家向南看。
   坐山观虎斗只是预备动作,要是没有下一步的趁火打劫,就是个只会看热闹的呆汉。这时宋、夏战争已经打了快三年,早了宋朝没疼,根本不怕;再晚些就要打出结果了,时机一去不复返。耶律宗真紧急指示,大家想个办法,立即行动,要俺的皇兄吐出钱来,还要他心甘情愿。
   因为我们一定要做到有理有据。
   这时辽国人的智慧开始显露,以前和以后的历史都证明过,游牧民族一点都不傻,金钱面前人人平等,和汉人们一样聪明。他们把史书往回倒翻,很快找到了打劫的理论依据,在这一年的年关正月,给宋朝的皇帝写了一封信。
   信是这样开头的,“弟大契丹国皇帝谨致书兄大宋皇帝”,很客气,内容嘛,是一本血泪控诉回忆录。
   从五代十一国的后晋时说起,汉人方面的皇帝,上至柴荣、赵匡胤,下至赵光义、赵恒,再到现任的赵祯,你们都是错的,从根错到梢,从里错到外,我们契丹这方面长期愤怒,忍无可忍,可也能忍,只要你们有改正错误的诚意。
   事情从石敬瑭说起,当年的干儿子是诚心诚意把燕云十六州献给老爸耶律德光的。而爸爸也没白拿,亲自出兵办事,以至于最后累死,所以十六州的土地是合理合法的劳务费。
   但是被汉人那个狂暴的,不讲道理的后周皇帝柴荣给抢跑了,一共有三关十六县之多。你们宋朝的皇帝不说归还,反而变本加厉,尤其是你爷爷赵光义,不仅攻打我们的友好邻邦北汉,还突然越过国境袭击幽州。这是怎么回事?真理没有年限,别以为时间久了就是本死账,现在你们得回答。
   还有赵恒,澶渊之盟占了大便宜,我的父亲好说话,你们就不自觉,瓦桥关以南还有十个县,我们日夜都在期盼,你们就不怕利息太多不好算?至于你,我的皇兄,你就更出格了。
   远的不说,就说李元昊。他是我辽国的女婿,是我的家臣,就算犯了再大的罪,要杀要剐得我说了算。你连告诉一声都没有就大打出手,当我是主人还是狗?!
   综上所述,委曲加愤怒,亏吃得太大了,我要求亲兄弟明算账,瓦桥关以南十县土地必须还给我。还了是好兄弟,不还……你自己看着办吧。
   赤裸裸的威胁,说得振振有词。这就是历史的妙处,年深日久,再加上人类都善于从多角度、多层面去分析问题的优秀传统,很多事就都说不清了。这封信在正月发出,宋朝正月里收到,大过年的开始全体做心脏体操。
   各个都心跳过速。这事儿不必多计算,太宗陛下当年都没法承受党项和契丹的联手压力,被迫向辽国求和。何况这时党项已经强大到了这种地步,西北动荡,再加上东北方开战,宋朝边防必将崩溃!之后就是开封以北所有土地的沦陷。
   宋朝的军备最强的只有一面一点,即边防线上的全面防御圈和开封城里庞大的禁军集团。在这两者之间全都是真空地带,平时的驻军可以参看■延路上的延州城,只有几百或者过千的士兵,根本形同虚设。再想一下澶渊之盟后到现在三十九年的时光里,北方战线上从设备到人员都处于休闲状态,这仗根本就用不着打。
   死定了。
   问题出现,辽国人的要挟接受吗?给土地还是要战争?或者再想深一层,本着死到临头也要睁大眼睛的勇敢精神,来仔细分析一下,辽国人有几分胆量是真要开战,只要不得到土地?
   讨价还价,还有没有可能?
   在这样想时,每个有理智的宋朝人都会隐约地感到到另一种可能。契丹人会不会真的和自己的女婿李元昊联手,要覆灭大宋……
   面对危险,大到一个国家,小到某一个人的成色都显露了出来,只有这种时刻,才能百分之百地看清楚他们都是些怎样的人。
   说危险,危险面前最早崩溃的先是一群最聪明的人。这些人是宋朝当时的“精英”。唯其聪明,所以奸诈,因为奸诈,所以得势。他们就是宋朝的宰执集团,具体到个人,就是吕夷简、晏殊。
   说他们崩溃和“聪明”,都是有证据的,就是他们对契丹勒索行为的应对方式。宰执集团乖乖地就范了,他们选择接招。第一步,先选出来宋朝的接伴使,要由这个人去迎接辽国使者。相应的,以后所有出使、谈判的工作,也要由这个人负责。
   这个人是谁呢?想了又想,吕夷简为国为民选出了一位硬汉子。他私下里提醒赵祯,陛下,还记得当年您离婚时,哪位臣子对您最凶狠,最不留情面吗?
   嗯,范仲淹?
   不,富弼。
   赵祯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当年富弼曾经写过奏折,把他说成了一个不敬父母、荒淫好色,还陷害忠良的劣等皇帝,有碍于当时的形势,才压下来不让它见天日。是啊,这个臣子很有特点,至少是很有胆量。好,就派他去和契丹人打铁吧。
   就这样,吕夷简不计冤仇,又在危难时刻给国家推荐了一位忠贞贤臣。历代史书中提到这一点,都会和他以前推荐范仲淹上西北前线联系起来,说吕大宰相虽然平时拉帮结派,总揽朝纲,做事阴险,是个坏蛋,但在大事情、大方向还是很不错的嘛。
   真的吗?这里隐藏着一个事实。试问吕大宰相可以一手遮天,那么他的势力有多大?帮手有多少?为什么在国家用人的时候,他总是把政敌推上去,自己的人都跑哪儿去了?
   把整个宋史翻一遍,吕夷简的人出场时,都是在内斗中神勇无比。这些人一句话就可以涵盖——阴险小人,只会给别人下绊子,射冷箭、在国家正事上面半点能力都没有,基本上全是草包。
   部下、亲信都是草包,首领是什么?大草包,大奸臣,这就是吕夷简的本相。
   任命颁布之后,朝野一片哗然,其中最哗的是大才子欧阳修。欧阳修连夜写了一道奏折给皇帝,陛下,您还记得唐代的贤臣颜真卿是怎么死的吗?您有好臣子,可别当垃圾随便乱扔啊。
   颜真卿,世人都知道“颜筋柳骨”,那是中国历代所有书法家中怎么排都进前三的人,《祭侄文稿》仅稍逊于《兰亭序》排在行书天下第二。他更是大忠臣。唐德宗兴元元年,公元784年,淮西节度使李希烈叛变,奸相卢杞借刀杀人,派颜真卿去劝谕。
   那真是恶搞,那时安禄山叛变已经过去了三十年,唐朝早就进入了藩镇割据时代,谁有兵,谁就是王。面对造反居然去“劝谕”,完全是找死。可颜真卿真的去了,理由只有一个,那是皇命。就这样,当时的吏部尚书、太子太师、鲁郡公被李希烈勒死。
   现在派富弼进契丹,是不是也想让他死在那儿?弱国无外交,这时宋朝在西北战场动不动就死上万人,东北方面更是千疮百孔的纸灯笼,让富弼拿什么讲价钱?以什么来做护身符?就算契丹杀了他,难道宋朝还真的能为他报仇吗?
   这些都是问题,多现实,可奏折报上去,一点回音都没有。很经典,“不报”,被政事堂的宰相们给压下来了。这是吕夷简的招牌动作。富弼的任命生效,他走进皇宫向皇帝辞行。
   “主忧臣辱,臣不敢爱其死。”
   这是富弼在史书中留下的话,您的忧虑就是我的耻辱。一语成谶,耻辱真的迎面而来了。他正月末、二月初时到了边境雄州,一直等到三月中旬,辽国的使者才姗姗来迟。来的是萧英和刘六符,富弼和一位太监前去迎接,就见萧大使者大刀金马地坐着,没有半点站起来的意思。
   这是个严重的侮辱。富弼的身份就算了,身边的太监非同小可,他是宋朝皇帝的代理人,和仁宗皇帝没区别。
   富弼冷冷地看着,问萧英你搞什么。
   这个契丹人不阴不阳地回答,我脚疼,站不起来。
   立场鲜明。要说契丹人就是诚实可爱,从一开始就摆明了态度,就是不再把宋朝当回事。我是来勒索的,跟以前不一样了,懂吗?
   懂,富弼懂,在场的每一个宋朝人都懂。这是个常识,国与国之间没有永恒的争斗,更没有永恒的和平。尤其是那些条约、盟书。誓言就是用来背叛的,这个道理每一个成年人都懂!
   但是也有契丹人不懂的事。有些人看重的是金钱,尤其是权势,所以他们见着了钱和威胁就会腿软,比如契丹、党项,一个刀兵相见,一个乘人之危。宋朝人不同,也许从古到今的汉人们都不同,他们让其他的民族费解。
   你们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啰唆,什么叫做气节?哪儿来的那么多道理?谁强服谁,这个世界不是“狼性”才最优秀吗?
   的确很费解,汉族人自己也搞不大懂这些问题,但几千年以来一直这样做着。这时的富弼冷冷地问:“以前我也做过使者去你们契丹,当时病着,可闻命即拜,绝不失礼。现在我们的中使(太监)在这里,你说有病,就这么坐着,这是什么礼节?”
   说实话,这话问得实在很一般,不严厉也不刺激。富弼得守着外交礼节,总不能直接说出来你们契丹人难道没有腿脚好的,非得派你这个瘸子出来?后果妙不可言,连富弼都不敢相信,一下子就试出了契丹人的深浅。
   萧英突然间站起来了,他可能真的是腿脚有问题,要两个下属扶着,才能给宋朝的中使跪倒磕头。呸,在场的宋朝人肯定集体暗骂了一声,见鬼的契丹人,这就软了?还以为你们得多凶呢,原来就这点颜色。
   富弼的心里也有了底。宋朝的官方史书说,整个过程中,富弼一直认为,辽国在单方面破坏“澶渊之盟”的友好精神。由于很卑劣,所以实际操作中契丹人肯定会心虚、难堪,在宋朝一方,就要加倍地理直气壮,无所顾忌。
   要做什么,讲什么,都要放开了来,千万别胆小,根本没必要。
   真是这样,富弼的气节、民族自尊就要被放大一万倍才成。他根本不该当什么谈判使者,应该直接站到边境上把契丹人骂回去,卑鄙无耻的东西,滚回去告诉耶律宗真,派什么大使,宋朝只是把你当一坨屎,回去等死吧!
   谈判首先是个技术活儿,得先琢磨出来对方的成色才行。现在富弼清楚了,开战基本不可能。之后他才变得既大胆又坦诚,在从边境到京城的十多天时间里,和两个辽国人紧密接触,随时随地地聊天,渐渐地辽国人也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打住,一般史书写到这里,就直接说两位辽国大使开始泄露国家机密,原因就在富弼的高超谈话技巧,好像光是一顿忽悠,就能把辽国人洗脑。实际情况远比这复杂。
   路过澶州,这个当年宋、辽两国君主结盟的地方时,富弼突然问刘六符,这里是名城,此时此刻更有位名人驻扎在这里,和你们也蛮熟的,有兴趣去看看吗?
   谁?两个辽国人问。
   富弼的神色很骄傲,那是宋朝此时硕果仅存的一位先朝名将,真正在战场上叱咤风云威风八面的人。
   王德用。
   他的名字早就成了传说中的一部分。少年时千里奔袭,把李继迁赶出青、白池老巢;二十八年前澶渊大战,他和父亲王超指挥定州大阵,近十五万精兵,截断了萧太后和辽圣宗的退路。种种威胁,终于让辽国签下了“澶渊之盟”。在宋朝,乃至于在辽国和西夏方面,他和真宗朝末期、仁宗朝刘娥当政的十年间的名将曹玮一个等级。
   两个辽国使者一听,立即来了兴趣,一定要去拜见。
   走进澶州城,两个辽国人大吃一惊。他们这次来要挟的理由之一就是宋朝不守规矩,在边境线增兵,修堡,挖沟,可双方都心知肚明,增的是民兵,根本不构成威胁。这时澶州城里布满了正规军,大街小巷上警戒森严,完全是战时标准。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宋朝早有准备,根本就是在准备打仗?
   带着满肚子的问号,他们见到了传说中的少年英雄。王德用这时须发皆白,已经整整六十二岁了。花甲老将威风不减当年,辽国的使者一见面就奉送了一顶高帽子。
   “您的大名我们真是久仰了,今天相见,实在幸运。今年澶州这一带大丰收,都是您治理得好啊。”
   王德用微微一笑,做过枢密使的人,宋朝的顶级高官,什么样的客套话没见过?他很轻松地就把话题引入正轨。
   “我们的天子圣明仁德,所以才连年丰收。”
   没滋味的套话,精彩的在下面,王德用把他们引进客厅,谈话中给他们介绍了一些在座的名流。这些名字,就让萧英、刘六符聚精会神甚至警惕戒备地静听(竦听)。
   原枢密使王德用现真定府定州路都部署,再过些日子就加封为定州兼三路都部署,总领北方军事;以前的三司使程琳,现在知大名府,兼北京留守司,再兼河北安抚使;前宰相陈执中知青州,兼青、淄、潍等州安抚使,这三个顶级人物之外,还有大批量的人员职务调动。方向只有一个,向北。
   这些都清晰无误地显示出宋朝正在向东北方向集结力量,面对威胁,宋朝选择了强硬对抗。
   这之后,才有的辽国使者对富弼的私下聊天。这两个人先是把辽国皇帝真正的目标说了出来。有两个,要么把土地交出来;要么,把宋朝的公主嫁过去。两者必得其一。
   土地和公主,先不要说土地,宋朝立国以来的确丢失过,比如西夏方面的灵州。但是公主,宋朝不是唐朝,更不是汉朝。汉朝从刘邦开始,历代君主就有市井无赖的气息,为人做事的时候只讲手段,难得讲到品味和正规。比如刘邦见着儒家弟子,就把他们高高的帽子抓下来当众撒尿。汉武帝的朝廷标新立异,大男人裸体穿着纱料上殿,居然大为欣赏。
   尤其那时更没有后来的所谓道学理教,女子再婚,甚至私生子,都没有什么不光彩。比如汉朝的绝世名将霍去病,一点都不隐瞒自己是私生子,并且是奴仆所生的私生子身份。所以他们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可以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北方蛮族。
   当然了,他们做这种事时同样不正规,通常都用宫女代替。
   唐朝,是一个胡汉难分的时代。李氏王朝的皇室血统里就带有胡人血脉,由此衍生出后来一次次地向异族求援,来平息国内叛乱。直到出现安禄山,胡人终于尾大不掉,挖出了唐朝覆灭的大坑。在这种心态下,他们不介意与异族人通婚。
   何况他们的强者身份,也让通婚没有屈辱感。
   但是宋朝不行,赵匡胤、赵光义虽然出身平民,但向往文化。礼教大防、汉本位思想,都在这时复苏。后来的程朱礼学能在宋朝发扬光大,绝不是偶然的。在这种思想的主导下,尤其是这时宋朝处于劣势,如果通婚,就是比战败求和、丢失领土更大的奇耻大辱!
   说出了条件,两个辽国人很可能看到了富弼愤怒的神色,他们立即又加了一句话:“可从,从之。不从,更以一事塞之。王者爱养生民,旧好不可失也。”
   能答应就答应,不答应就算了,找个理由搪塞过去,您可千万别发火,咱们两国的友好关系才是最重要的。还得指望您办事哪。
   进了开封城,这两人的嘴脸再次变化,和刚到边境线上差不多,高高在上,趾高气扬,当然给仁宗皇帝跪下磕头是免不了的,说出来的话却完全是上国身份。
   怎样,笑话这两个契丹人吗?千万别,人家的使者功夫很地道,台面上一套,台下面一套。身上带着使命呢,两面三刀是这个活儿的基本功。
   本着契丹的国书精神,他们要求宋朝先得把以往几十年虐待辽国的理由解释清楚,捎带着又来了一段慷慨激昂的临场发挥。
   刘六符说,你们宋朝总在边境挖沟干什么?不就是提防着我们的骑兵吗?告诉你们,那半点用都没有,我们扔点芦苇了、稻草了就能跳过去。实在想来狠的,我们索性把沟堤挖开,十万骑兵每人扔一包土就足以填平它!
   说完甩手下殿,留下宋朝君臣在那儿喘粗气。好半天,赵祯问,大家说话,问题怎么答,沟的事怎么办?是不是辽国人真的容不下它,有它就能招来十万骑兵外加土包子,还是说我们修这些工事完全是掩耳盗铃,除了让人笑话,根本半点用都没有?
   注意,从这时开始,历史就变得非常儿戏,两个当时世界上最富足最强大的国家,讨论最严肃最重大的领土问题时,使用的手段、说法、提问、解答,都像小孩子在做游戏。之所以会这样,不是说宋朝和辽国在退化,这一代的君主都是废物,而是揭露了一个真相。这个真相在当时只有少数几个人能看破,但不包括赵祯和耶律宗真。要在随后进行的各种争端中,他们才会渐渐地明白。可那时早已事过境迁,发生过的,早已无法更改,更绝对没办法后悔。
   这些争端,决定了宋、辽、西夏三国的国运走势。
   看着最怯懦无能的,最吃亏屈辱的,反而最平安稳定。五千年历史里最被人向往的传说盛世就在之后形成;最强悍进取的,最朝阳奋发的,变得一蹶不振,之后一百多年里剩下的历史再没有半点值得骄傲的业绩留下;至于那个最想占便宜,也真正两边都占了便宜的,它吃的亏最大,之后亡国灭种的大祸就种在这时!
   这都是后话,现在看看他们都做了些什么。
   首先是智力问答,辽国的提问,由宋朝的顶级文人,前状元、现翰林学士王拱辰答辩。王大人翻阅浩如烟海的历史资料,很快找到了一个辽国的小纰漏。
   他说,太宗皇帝当年打下北汉之后的确突然进攻了幽州,但那是在另一个突然发生的情况下,才作出的决定。辽国人先是表示中立,派正规使者到行军大营中送礼物,套交情,可是另一边又悄悄地发兵支援北汉,被我们发觉,才在石岭关发生激战,我们的郭进将军大获全胜。在这个历史阶段里,我们宋朝完全是被迫应战,至于进攻幽州,面对挑衅,我们还不能发泄一下吗?
   关于边境上的水沟问题,王拱辰的看法是不理会。理由很简单,契丹人要是真的把防骑沟渠看得一钱不值,他们就会闭嘴不说了,留着开战时突然袭击,那是多大的好处?现在说了,不过是口头威胁而已。理都不要理,当什么都没听到。
   这样就进入了第二个阶段,要挟勒索。
   面对辽国人的战争威胁,宋朝还价。割让领土是绝不可能的,联姻的事小有商量,正牌的公主就别做梦了,宗室旁支的女孩儿或许可以。宋朝能答应的,只有加钱。在每年的三十万两之上小有浮动。除此以外,再没商量。
   四月初七日,富弼跟着辽国使者上路,去辽国和耶律宗真面谈。临行前,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宋朝决定给富弼升官。这是惯例,当年澶渊大战时,宋朝的谈判使者是曹利用,身份只是枢密院的一个小办事员,为了国家的体面,临时升职到合门祗侯、崇仪副使。这时富弼是右正言、知制诰,已经相当的高了,尤其是知制诰,仅次于翰林学士。
   照例升官,水涨船高,升他为礼部员外郎、枢密直学士,这就接近了宋朝顶级官爵,可以说一步登天,让人心跳。多少人做梦都在盼着,像前面提到的一些熬资格的无耻老官,居然跑到皇帝面前痛哭流涕,就因为年纪大了,没机会进入两府,实在是不甘心,实在是想要啊——
   富弼的回答是,国有急难,臣唯命是从,来往奔波,是臣的职责,为什么要用官爵来贿赂我?(奈何逆以官爵赂之!)
   富弼原职上路,一路向北,从始至终,都享受着辽国方面上下串通的红黑脸待遇。由于地位的原因,黑脸自然留给了耶律宗真,红的,就是两位使者中的刘六符。
   临近辽国国都,刘六符私下里找到了富弼。富大人,要是我们的皇帝一定要割地,其他的都不答应,这事怎么办?
   富弼明白,往好里说,这是先探一下底牌,为马上就要进行的国家元首级谈判定个基调。往坏里说,辽国人已经在杀价,刚开始就把宋朝的后路堵死,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
   对策只有一个,决不让步。哪怕一寸的后退,都会惹来更大的贪婪。富弼说,你们要是一定要割地,就是在破坏盟约,“澶渊之盟”就此失效。真要这样,割地就只是个借口,我们宋朝决不答应,唯有横戈以待。
   辽国人显得很忧愁,唉,你们宋朝这样固执,这事就难办了。
   富弼差点气乐了,还有比这更无耻的吗?你要杀我,还要我把刀替你磨快了?他调整了好半天,才能用正规的官方语言回答。你们辽国无故要求割地,我们没有立即发兵抗拒,而是派我来好言好语地商量嫁女、增币,这样你们都不同意,还说我们宋朝固执?
   刘六符想了好半天,没再言语。很多人说,他是再没法接下去了。但我不这样认为,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想说永远都有理由,不然后面的辽国皇帝根本没必要出场。他不说话,是目的达到了,私下接触破裂,宋朝人不服软,只能把要挟威胁继续进行下去。
   辽国皇帝耶律宗真出场,他在皇宫里接见了富弼。礼仪之后,历史记载是富弼先说的话。辽国和宋朝和好,已经历四十年,父子两代。现在你们突然要求割地,为什么?
   耶律宗真的回答是把上一次的国书精减了点,背了一遍,无非就是宋朝先违约的,罪名有“塞雁门、增塘水、治城隍、籍民兵”,这都是搞什么?让我们辽国很不安。大臣们都说直接出兵,让你们明白好歹,可本皇帝很仁慈,觉得还是先要回我们的关南土地再说。要是你们宋朝不答应,再出兵不迟。富使者,你觉得怎样?
   富弼看着这个二十六岁的外国青年,觉得真是泄气。看来还是基础教育不好,历史课题不过关,你怎么什么事都不知道啊,甚至连怎么当好这个辽国的皇帝都不懂?
   没办法,富弼决定从头说起,给辽国的小皇帝上课。内容分两个,第一,全面回顾当年澶渊之战;第二,点出来历代辽国皇帝的死穴,这事儿要是不懂,宋朝以后还会有大麻烦,因为辽国的皇帝必将换人。这个耶律宗真坐不稳。
   关于第一,富弼问他,辽国忘了宋朝真宗皇帝的大德了吗?当年澶渊之战,如果听从将军们的话半路截击你们,辽国能有生还者吗?
  第二条,富弼问他,知道和平时和开战后,你们辽国的皇帝和臣子之间会有怎样的身份变化吗?契丹小伙子听得有点蒙,富弼为了让他懂得更彻底些,把问题具体归纳成一句话——与宋朝通好,是你个人得利;与宋朝开战,是你的臣子得利。现在你的大臣鼓动你打仗,是想让谁得利?
   耶律宗真立即就慌了,他惊问(惊曰):“什么意思?”(何谓也?)
   富弼再次带着他回顾历史,这可真是一堂历史长课。从五代十国时说起。富老师讲,契丹人之所以能得到燕云十六州,其中就有你们总是放不下的瓦桥关以南的十个县,是因为后晋的两个皇帝石敬瑭、石重贵,一个向你们的辽太宗耶律德光求救,十六州是出兵的报酬;一个看不清局势,蠢到向你们挑战,失败后辽国才能在中原称帝。
   看着是彻底胜利了,战争对你们只有好处。但要注意,那时所谓的“中国”,不过是后晋一个不得民心的小朝廷。以那样的疆域、实力、民心,你们的遭遇是连皇帝耶律德光本人都死在汉地,变成尸体还乡。这就是你们一直骄傲的成功?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最终的收获在哪里?的确,抢了大批的财物,真是发了财,但都到了谁的手里?打草谷您总懂吧,谁抢的归谁,没有上缴的义务,都进了大臣们、武将们、士兵们的腰包。可死伤的人马,还有粮草、军需的消耗,就都得由皇帝来承担!
   这些您都不知道吗?
   耶律宗真听得呆了,他父亲死得早,亲妈纯暴力,大臣们有私心,真的没人告诉过他。
   富弼的话还没说完,最有分量的一句留到了最后。请问,后晋一个残破的小国都能让契丹受到重创,现在我们宋朝堤封万里,精兵百万,钱粮无数,法令修明,上下一心,你要开战,有必胜的把握吗?
   耶律宗真沉默了很久,慢慢地说出了两个字:“不能。”
   服软了,很好,但是富弼纠正他。
   不是不能,实事求是地说,是“胜负未可知”。咱们退一万步讲,是辽国胜利,那时所损失的兵马、国力,是大臣们负责,还是您负责?相反如果两国通好,坚持盟约,那时每年宋朝的岁币只归陛下一人,臣子们只有往来的使者,才能分到一些赏赐,这就是关键。你们辽国的所有大臣,都分不到半点好处。哪儿多哪儿少,还不清楚吗?
   解说到这里,历史记载富弼就闭紧了嘴,再不啰唆。该说的都说了,连表面政治下面的厚黑本质都解说得一清二楚,还需要再说什么?现在两国的国运,天下的生灵,都取决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位辽国的小皇帝,二十六岁的契丹青年耶律宗真到底有几分智商。
   ……
高天流云,本名刘羽权,沈阳人,从事宋史研究多年,其出版的历史著作《如果这是宋史》系列,是目前市场上最为畅销的白话宋史。
书友评论
用户评分:
请打个分吧


  • 匿名书友2015-11-29 3:09:49

    看了第一本所以想把后面的买齐,除了高三流水的个人感想比较多,其他的其实还不错,野史,正史别人都有标明,不过写历史的多多少少的都带有个人感情色彩在里面,如果有地图就好了,很喜欢柴荣和赵匡胤这两个人,冷兵器时代真是一个血性的年代!总得来说还是不错的

  • 匿名书友2016-7-4 0:03:19

    看了第一本所以想把后面的买齐,除了高三流水的个人感想比较多,其他的其实还不错,野史,正史别人都有标明,不过写历史的多多少少的都带有个人感情色彩在里面,如果有地图就好了,很喜欢柴荣和赵匡胤这两个人,冷兵器时代真是一个血性的年代!总得来说还是不错的

  • 匿名书友2016-10-18 20:47:27

    每个强盛的朝代,都需要一个于民修养生息的皇帝,汉代的文景,唐代的高宗,宋代的仁宗,可惜的是,宋代的变革不成功,没有成为如汉唐的霸业,也许需要一个如雍正的后代,如乾隆的子孙宋代可能会更好。

  • 匿名书友2018-5-26 9:38:45

    每个强盛的朝代,都需要一个于民修养生息的皇帝,汉代的文景,唐代的高宗,宋代的仁宗,可惜的是,宋代的变革不成功,没有成为如汉唐的霸业,也许需要一个如雍正的后代,如乾隆的子孙宋代可能会更好。

  • 匿名书友2017-1-18 5:13:45

    第四本写作风格比较以前好了很多,几乎是完整的大段故事了,讲述人情世故、讲述道理。可读性很强。

  • 匿名书友2018-5-21 18:57:50

    第四本写作风格比较以前好了很多,几乎是完整的大段故事了,讲述人情世故、讲述道理。可读性很强。

  • 匿名书友2018-2-9 10:25:05

    此书适合中、高年级学生看,好书。通过此书孩子可以了解许多宋史,通俗易懂。

  • 匿名书友2015-3-13 9:20:35

    此书适合中、高年级学生看,好书。通过此书孩子可以了解许多宋史,通俗易懂。

  • 匿名书友2015-9-19 15:37:10

    宋朝真是当官的好年代,极少有高官被诛杀,特别是仁宗朝,当然除了皇家争斗

  • 匿名书友2015-4-1 7:11:58

    宋朝真是当官的好年代,极少有高官被诛杀,特别是仁宗朝,当然除了皇家争斗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