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会员中心 图书谷(www.tushugu.com),让搜书更简单!(百万电子书,轻松下载)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经济 > 经济学理论 >

《文明寻思录(第一辑)》

下载次数:隐藏  阅读:隐藏
分享到:
文明寻思录(第一辑)封面
书    名
文明寻思录(第一辑)
作    者
秦朔
译    者
 
页    数
 
ISBN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01-01
字    数
 
标    签
文明寻思录(第一辑)

目录

  1. 1前言
  2. 2内容概要
  3. 3下载地址
  1. 4相关图书
  2. 5精华书评
  3. 6参与讨论
  1. 7热门图书
  2. 8最新图书

内容简介

离开工作了25年的传统媒体“下海”创业的秦朔,从商业文明研究重新起步,发起成立中国商业文明研究中心和自媒体平台“秦朔朋友圈”,秉持着“推动商业文明,让中国明天更好”的理念,致力于剖析商业人物、聆听商业脉动、感知商业灵魂、弘扬企业家精神、推动商业文明,获得了业界和广大读者的一致认可。 本书收录了秦朔近一年来的商业文明研究和政经观察评论文章,其中不乏对中国商业文明和企业家精神的呼吁、对中国经济社会现状的针砭剖析和对中国未来愿景的期望,透过这些文章,我们可以感受到一位老财经媒体人对于这个时代的深情与反思。

全文目录

代序 用希望连接生命与生命 我们需要怎样的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精神到底是什么? 反思中国富豪十大错 悲情不是中国富豪的宿命 我的朋友王石,以及善与大意的代价 再谈我的朋友王石,以及商业文明视野中的“宝万之争” 当你看到王石的背影你是怎样的心情 ——致傅育宁书 “万宝华之争”:中国商业何时能够走出迷局 万达式扩张狂飙该歇歇了 ——兼论中国企业家的“最大”文化 上海滩为何难产“王者” 深圳敲门,对上海是阴影还是动力? 失衡时代的忧思 房价涨得再高,人民也不会给你发奖的 ——北京、上海、深圳房价暴涨反思录(上)

代序  用希望连接生命与生命

我们需要怎样的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精神到底是什么?  

反思中国富豪十大错 

悲情不是中国富豪的宿命 

我的朋友王石,以及善与大意的代价 

再谈我的朋友王石,以及商业文明视野中的“宝万之争”

当你看到王石的背影你是怎样的心情 ——致傅育宁书

“万宝华之争”:中国商业何时能够走出迷局 

万达式扩张狂飙该歇歇了 ——兼论中国企业家的“最大”文化

上海滩为何难产“王者”  

深圳敲门,对上海是阴影还是动力?

失衡时代的忧思

房价涨得再高,人民也不会给你发奖的 ——北京、上海、深圳房价暴涨反思录(上)

用怎样的社会主义约束资本狂潮中的房价——北京、上海、深圳房价暴涨反思录(下)

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儿? ——关于中国老人的忧思

中国经济为何博大而不精深

钓愚还是赋能,将决定金融危机离我们有多远

迈向未来的路上

奋斗中国说

“双创”经济学与中国的未来

中国“四创”:新资本十大趋势

不必为失速而叹息,要为原则而坚持——我所认同的经济价值观(上)

常识也许是中国经济最好的指引——我所认同的经济价值观(下)

风动,幡动,心动不动?——从“权威人士”谈中国经济说起

别太在乎GDP 增速,能生活得更幸福就好

迎接新商业文明时代

从富兰克林看美国的“根文明” ——文明寻思录(上)

从四十年的路找五千年的根——文明寻思录(中)

怎样寻找中国的“根文明”? ——文明寻思录(下)

历史的风口与无法打捞的“文明” ——来自开封的启示

共创海商文明再也不能回头的远航——大航海时代与新航海心态

人的觉醒与中国的再出发

后记 一切都已改变,一切又都未变

在线阅读

序 用希望连接生命与生命 一 2015 年6 月7 日,因为同学吴晓波的一篇文章,我的名字在朋友圈被刷屏了。由于前一天晚上熬夜,我上午起得很晚。一开手机,里面跳出了数十条提醒微信和短信,我这才意识到,一个总在指挥报道别人的人也被别人疯转了一回。 事前我没有看过晓波的文章。他后来告诉我,那天上午他在讲课,也没想到这一篇文章会被到处转。那时我已经决定告别传统媒体生涯,但我没有晓波早早下海、驰骋市场化道路所练就的超然和洒脱。我怕争议,怕成为口舌是非的来源。坦白地说,“看门狗”的身份也高抬了我。很多人比我更具看家护院、守卫正义的勇气和坚韧。 6 月7 日,一位朋友给我发短信:“对于害怕飞翔的,笼子是归宿;对于渴望飞翔的,蓝天才是故乡。”其实,虽然起跳了,也有很多平台希望我跳过去,但究竟到哪里,我并没有真想清楚。我也怯懦过,也想有个安稳的鸟巢,远没有达到自由飞翔的高度。想创业不难,说出来也不难,但真伏下身从头去做,还是有很多不适应。往往有冲动少行动,有方向缺计划。过去老说不喜欢天天开会。但现在真的天天坐在家中,事事从零做起,屋里只有夫人可以叫两声,不像在办公室想叫谁就叫谁,我还真有点不习惯。做小了觉得对不住“江湖地位”,做大了又“前怕狼后怕虎”,这个担心那个不放心,我也经历了思想的波折与精神的阵痛。辞职不是心血来潮,但没想到真辞了,很痛。 二 25 年办报办刊,我一直还算顺利,没掉下来。我是个平面媒体人。因为曾在第一财经电视主持过节目,我这张中规中矩没特色的脸也被很多市民熟识。在上海这座有着浓厚投资文化的城市,我走到很多地方,都会有人招呼我。白岩松说:“一条狗只要经常上央视都会出名。”这是真的。 为什么要辞职创业?本质上,源于内心深处的悸动和不安。作为一个60 后,我基本经历了改革开放后的全过程。无论传奇辉煌还是困难挑战,无论向上提升的力量还是向下沉沦的景象,这波澜

  用希望连接生命与生命 

 

 

2015 年6 月7 日,因为同学吴晓波的一篇文章,我的名字在朋友圈被刷屏了。由于前一天晚上熬夜,我上午起得很晚。一开手机,里面跳出了数十条提醒微信和短信,我这才意识到,一个总在指挥报道别人的人也被别人疯转了一回。

事前我没有看过晓波的文章。他后来告诉我,那天上午他在讲课,也没想到这一篇文章会被到处转。那时我已经决定告别传统媒体生涯,但我没有晓波早早下海、驰骋市场化道路所练就的超然和洒脱。我怕争议,怕成为口舌是非的来源。坦白地说,“看门狗”的身份也高抬了我。很多人比我更具看家护院、守卫正义的勇气和坚韧。

6 月7 日,一位朋友给我发短信:“对于害怕飞翔的,笼子是归宿;对于渴望飞翔的,蓝天才是故乡。”其实,虽然起跳了,也有很多平台希望我跳过去,但究竟到哪里,我并没有真想清楚。我也怯懦过,也想有个安稳的鸟巢,远没有达到自由飞翔的高度。想创业不难,说出来也不难,但真伏下身从头去做,还是有很多不适应。往往有冲动少行动,有方向缺计划。过去老说不喜欢天天开会。但现在真的天天坐在家中,事事从零做起,屋里只有夫人可以叫两声,不像在办公室想叫谁就叫谁,我还真有点不习惯。做小了觉得对不住“江湖地位”,做大了又“前怕狼后怕虎”,这个担心那个不放心,我也经历了思想的波折与精神的阵痛。辞职不是心血来潮,但没想到真辞了,很痛。

 

25 年办报办刊,我一直还算顺利,没掉下来。我是个平面媒体人。因为曾在第一财经电视主持过节目,我这张中规中矩没特色的脸也被很多市民熟识。在上海这座有着浓厚投资文化的城市,我走到很多地方,都会有人招呼我。白岩松说:“一条狗只要经常上央视都会出名。”这是真的。

为什么要辞职创业?本质上,源于内心深处的悸动和不安。作为一个60 后,我基本经历了改革开放后的全过程。无论传奇辉煌还是困难挑战,无论向上提升的力量还是向下沉沦的景象,这波澜

壮阔的时代都一直我有一颗永不磨灭的好奇心。我想把我所感知到的时代温度和脉动好好记录,哪怕只是个人视角。而每当想到自己天天忙忙碌碌,会里来会里去,内心就会问:将来向马克思交卷时,你是准备拿一串职衔,还是准备拿一些精神产品?陈忠实在写《白鹿原》时说过:“要写一部死后可以放在棺材里当枕头用的大书。”管理未必是我最擅长的,而阅读、观察、交流、思考、写作、传播,却是我不倦的偏好。既如此,何不放下一些东西开启真正想要的人生呢?

我萌发了从商业文明角度切入,做一些更为长远的研究与著述的想法,特别是当我看到中国经济规模越来越大,宏观负债越来越高,财富积累不断上升,企业家精神未见提升,新的需求蓬勃而起,旧的供给无法出清,长期积存的结构问题、低效问题、治理问题不断涌现的时候。我隐约觉得,我们正处在一个失衡年代。尽管“经济不平衡”已开始校正,但整个社会心理的失衡还在加剧。

2015 年六七月间,中国资本市场演绎了一场令人瞠目结舌的大变局。从“乱花渐欲迷人眼”的集体高烧,到“高天滚滚寒流急”的凄凄惨惨,变化和导致变化的因素如此复杂,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如此纠结,以至于我们已经很难把故事说得清清楚楚,把脉络理得明明白白。

从4 月14 日到6 月3 日,我在《第一财经日报》头版先后写过5 篇文章,主题全是提示风险。6 月我不再负责报纸内容,此时的市场让我觉得更加畸形。从2015 年初到6 月2 日,创业板涨了170%,中小板涨了120%,上证综指涨了51%,深证成指涨了58%。这还是在2014年A 股牛冠全球的基础上发生的。2014 年底上证综指冲过3200 点,市场上有不少提示风险的声音,而4500 点后,看好冲到6000 点、8000点的声音却越来越大。

资本市场从来都是人性的放大器。在中国,它还是制度性、结构性问题的放大器。如果以为抓住一批“害群之马”就会市场大吉,这等于又放弃了一次反思机会。索罗斯曾说:“要面对现实,体认错误是其中最重要、也最困难的一步……但实际上,只要能体认‘不完美的理解’是人类的常态,就不会觉得认错有什么好丢脸的。”

我们与其四处找“罪魁祸首”,不如回归本源深刻自省。在我看来,中国资本市场虽然规模很大,却仍有不少“蒙昧与野蛮”。我们有交易处理能力堪称世界第一的计算机系统,但整个市场的进入与退出、监督与管理,往往自相矛盾,让人无从预期。我们有数千万的散户,买菜会挑挑拣拣,为几毛钱还价,买股却常靠消息就去博傻。

我曾经想把公司和公号都叫“文明+”,希望一切都能更加文明。“文明”一直无法注册,但没有文明的支撑,任何成就都是暂时的,都不会持久,正如天津滨海新区的那座危险品仓库,爆炸之前没有谁觉得会有隐患。

 

 

如果说股市让我看到太多无奈的眼神,“瑞海”让我意识到太多潜在的风险,那么在另一些场景,我看到的是希望、梦想和奋斗的力量。

每天凌晨3 点,71 岁的王正华会准时醒来。1981 年,37 岁的他辞官下海。34 年过去了,他生命中又多了两个“儿子”:一个是春秋旅游,一个是春秋航空。王正华起床后就工作,而工作的入口是手机。他点进“企业驾驶舱”,可以清楚地看到前一天春秋航空的各种数据,收入、成本、利润、上座率等,核算出从每个座位到每个航班、每条航线、每个区域以及整个公司的数据,还能看到今天和昨天、上周、上个月的各种对比。王正华说:“到夜里一两点,没航班飞了,数据就齐了。我3 点钟开始看,边看边了解,然后提出一些改进的意见。

王正华是春秋航空董事长,不是CEO,从公司成立就不是。“一线工作一直是我们的CEO张秀智在管,但有了‘企业驾驶舱’后,我对公司一些情况的了解比她还多。她不像我,早上可以花一个小时看手机。”

开发出“企业驾驶舱”的是春秋航空的信息技术部。2015 年9 月28 日,为了录制电视节目,王正华陪我走进一间办公室,指着一个20多岁的女孩子说,“企业驾驶船”就是她带着五六个人开发的。在一次内部演讲会上,这个叫鲍尔珍的90 后喊出了一句口号:“年轻人不狂妄,怎么能改变世界!”

办公室一角,是几张折叠起来的行军床,上面搭着被子。看着40 后的王正华和90 后的鲍尔珍,我觉得有一种精神跨越了时间,有一种技术贯通了代际,把他们连在一起。

今天最重要的矿藏不是油田,而是人与新技术结合起来的创造力。而这样的场景,我相信每天都在中国的各个角落和中国人所到达的每个地方出现。从20 后的褚时健、30 后的冯根生到80 后、90 后的创业者,中国的企业家精神薪火相传、绵延不绝。

 

 

过去的100 多天,从平台到平地,从一到零,再从零到一。我来晚了,可我还是来了。

今天,蓝天已是我的新故乡。

不再有纠结,不再有名利心。很幸运能和年轻的团队一起,开始职业生涯的第三个阶段,和正向的态度连接,和价值的创造连接,和朋友连接,和未来连接。我深深意识到,一定要和年轻人在一起,和鲜活的未来在一起,而不是沉溺于过去,无论它有多辉煌还是多迷茫。沉溺在过去,永远没有向前跨出一步有意义。年轻更是一种精神状态,我愿拿47 年的经历、经验和资源做“对价”,去换年轻人的活力和想象力。

在精神波动的时候,我偶然看到过一个故事。传说当年成吉思汗西征,途径天山深处,风雪弥漫,寸步难行。他指着山那头激励将士,说翻过去就是水草肥美的草原,然后策马前行。当将士一鼓作气翻过山岭,看到莽莽草原,繁花织锦,流水淙淙,艳阳高照,他们大叫:“那拉提!那拉提!”——意思是“阳光照耀的地方”。我不崇尚成吉思汗,但我喜欢那拉提的故事。当人以为自己强大的时候,他并非没有卑微的弱点,只不过弱点被藏在了某个地方。同样,当人陷入卑微的时候,他其实也比他以为的卑微要强大得多,只要他心怀希望。如果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众志成城的团队都能用希望燃着自己,暖着别人,用希望、责任和爱与一切连接,纵有千难万险,千辛万苦,也能逢凶化吉,苦尽甘来。人如此,家如此,公司如此,民族亦如此。

“秦朔朋友圈”(Chin@ Moments 是移动互联网上的一个新媒体和服务品牌,“用希望连接生命与生命”是我们的愿景。我祈愿在这个新平台上延续自己的精神生命力,更希望尽最大努力让各种朋友连接起来,通过连接创新价值,让知识流动,让信心流动,让沮丧的开朗,让封闭的开放,让美好的更美好,让坚强的更坚强。让希望把我们连接起来吧!让希望的连接把我们生命中最美好的一面激发出来。

天音袅袅,海声浩浩,人生最大的力量,就是希望的力量。100 多天,我克服了很多,收获的更多。10 月13 日凌晨4 点多,我醒了,心如此平静,像刚刚经历过一场风暴终于停歇下来的海面。

我知道自己终于走出了过去,走向了未来。未来是未知,更是新希望的摇篮。

下载地址
正版图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