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谷(www.tushugu.com),让搜书更简单!(本站只提供图书简介,无纸质或电子书资源服务,请支持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家庭/家居 > 家庭园艺 >

《小小小生活》

下载次数:未知  阅读量:未知
分享到:
小小小生活封面
书    名
小小小生活
作    者
西树
译    者
 
页    数
 
ISBN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08-15
字    数
 
标    签
小小小生活

目录

  1. 1内容简介
  2. 2全文目录
  3. 3在线阅读
  1. 4书友评论
  2. 5下载地址
  3. 6正版图书
  1. 7相关书籍

内容简介

物是人非、人去楼空,这大概是西树做袖珍的灵感。 一间消失二十多年的厨房,一条没落的老街,一条磨得光滑斑驳的凳子……总有人看出西树的难舍和珍惜。 因为袖珍,许许多多把生活过得细腻妥帖的人,和西树交上朋友,他们说起自己的孩童时代——竹椅、蒲扇、桂花树,说起外婆灶台上洒落的面粉,说起爷爷来不及做的花灯,说起爱宝宝爱到不知所措……这些记忆与现实,都能在西树的作品中找到踪迹。 这本书凝聚了西树创作至今的300多幅袖珍作品图,37篇创作故事。爱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才能在巴掌大小的地方,还原大千世界。

全文目录

第一章师兄,这是散场 相见已过千山 师兄,这是散场 岁月忽已晚 叶子是为了给风吹落的 小朋友都喜欢在地上玩 不能被人类发现 你是笑得最欢乐的那位吗 多伦多的伊莎贝拉 第二章厨房 山寺厨房 等到山中白梅盛开 女侠,祝千杯不醉

第一章 师兄,这是散场

相见已过千山

师兄,这是散场

岁月忽已晚

叶子是为了给风吹落的

小朋友都喜欢在地上玩

不能被人类发现

你是笑得最欢乐的那位吗

多伦多的伊莎贝拉

 

第二章 厨房

山寺厨房

等到山中白梅盛开

女侠,祝千杯不醉

泥龙竹马眼前情

 

第三章 很高兴你们这么幸福

宝宝的12个相框

男孩高高跃起

难得有男生拜托我

很高兴你们这么幸福

就像一个真正的妈妈

奶奶和姥姥最辛苦

 

第四章 欣于所遇,暂得于己

唐朝少年

心斋桥之雪

仿佛龙身上掉下的一片鳞

真想在南方城市住十年

多听听猫打呼噜吧

此生都平凡,为什么不深爱

懒得拘谨

欣于所遇,暂得于己

 

第五章 猫咪就爱扯纸巾

小时候脸盆永远磕磕碰碰

猫咪就爱扯纸巾

把我拉出大人的世界

相伴到最后

 

第六章 我在那一角落患过伤风

直到马鞭草的花开尽

白鹭洲旅行

为小叔种迷迭香

黄色不是很开心吗

我在那一角落患过伤风

不能用手指月亮

第一盏灯

在线阅读

相见已过千山 弘一法师的藤箱,放在纪念馆里,已经破成两半。我查了民国时期藤箱的照片,把它复原。当时电视里正播出民国剧《红娘子》,毛阿敏唱的片尾曲,每次听到“相见已过千山,转身已是万年”,就会想起渡口,或者车站,有人拎着藤箱,久久望向来处。弘一法师留下的作品,流传最广的是《送别》,不过,那是“长亭外,古道边”。 看着法师的遗物,回想他的一生,我开始创作《寮房》。法师留下一把阳伞,还很完好,是那个年代少见的样式。那是法师年轻的时候,母亲送给他的。我想象着,法师每次打开收起这把伞,是怎样地小心。 弘一法师会写信托徒弟代购生活用品,从曼陀林的琴弦到衣服、蚊帐。 我想象着法师的日常生活:两条旧板凳,几片木板,搭起一张床。蚊帐打着补丁,眼镜盒斑驳陈旧,眼镜梁上缠着旧布条。喝水时用来滤虫的水灢色泽暗沉,口沿处缝在篾条上的线已经脱落一半。 我做的蚊帐,朋友疑惑,“是不是太硬了一点?”我说,“这是民国时代穷人家的蚊帐,当时是这样的。” 其实,我打电话问过老妈,她去请教街坊九十多岁的老奶奶,顺便带回一小块老奶奶年轻时做蚊帐用的料子,那是一块麻布,比我小时候的蚊帐粗糙很多。我用最细薄的纱布缝制蚊帐,正好是那个时代的粗糙。 刚开始制作《寮房》,两只小女猫才半岁,当时她们的弟弟小黄黄也在露台上,三只猫都很好奇。我做好床,用细竹子搭了蚊帐,莫愁和超风都过来看,轮流用鼻子碰竹竿。蚊帐的挂钩,我回忆奶奶用过的,用细铜线打磨了一对。床上的枕头,是爷爷睡过的样式。 黑色脸盆架放在露台上拍照,小黄黄走过来左看右看。太阳要下山了,脸盆架和老铜盆镀上了一层金色,我想起小时候的夏天,奶奶在天井里洗头发,脸盆架上放一盆中药似的水,那是用榨完茶籽油的茶籽饼烧的,冒着腾腾热气。 我把袖珍桌椅放在花园椅上,莫愁走过来,脑袋直凑到桌前。下午,她们常在工作台上打盹,挨着我制作的袖珍家具,沐浴在金色阳光里。 《寮房》我制作了两次。第一次,是日本一家筹建中的博物馆定制的。接到台北佛光山的展览邀请后,我想起,这也许是佛家的因缘,就又重新做了一遍。 2013 年的最后一天,我在台北佛光缘美术馆布展。

相见已过千山

弘一法师的藤箱,放在纪念馆里,已经破成两半。我查了民国时期藤箱的照片,把它复原。当时电视里正播出民国剧《红娘子》,毛阿敏唱的片尾曲,每次听到“相见已过千山,转身已是万年”,就会想起渡口,或者车站,有人拎着藤箱,久久望向来处。弘一法师留下的作品,流传最广的是《送别》,不过,那是“长亭外,古道边”。

看着法师的遗物,回想他的一生,我开始创作《寮房》。法师留下一把阳伞,还很完好,是那个年代少见的样式。那是法师年轻的时候,母亲送给他的。我想象着,法师每次打开收起这把伞,是怎样地小心。

弘一法师会写信托徒弟代购生活用品,从曼陀林的琴弦到衣服、蚊帐。

我想象着法师的日常生活:两条旧板凳,几片木板,搭起一张床。蚊帐打着补丁,眼镜盒斑驳陈旧,眼镜梁上缠着旧布条。喝水时用来滤虫的水灢色泽暗沉,口沿处缝在篾条上的线已经脱落一半。

我做的蚊帐,朋友疑惑,“是不是太硬了一点?”我说,“这是民国时代穷人家的蚊帐,当时是这样的。”

其实,我打电话问过老妈,她去请教街坊九十多岁的老奶奶,顺便带回一小块老奶奶年轻时做蚊帐用的料子,那是一块麻布,比我小时候的蚊帐粗糙很多。我用最细薄的纱布缝制蚊帐,正好是那个时代的粗糙。

刚开始制作《寮房》,两只小女猫才半岁,当时她们的弟弟小黄黄也在露台上,三只猫都很好奇。我做好床, 用细竹子搭了蚊帐,莫愁和超风都过来看,轮流用鼻子碰竹竿。蚊帐的挂钩,我回忆奶奶用过的, 用细铜线打磨了一对。床上的枕头,是爷爷睡过的样式。

黑色脸盆架放在露台上拍照,小黄黄走过来左看右看。太阳要下山了,脸盆架和老铜盆镀上了一层金色,我想起小时候的夏天,奶奶在天井里洗头发,脸盆架上放一盆中药似的水,那是用榨完茶籽油的茶籽饼烧的,冒着腾腾热气。

我把袖珍桌椅放在花园椅上,莫愁走过来,脑袋直凑到桌前。下午,她们常在工作台上打盹,挨着我制作的袖珍家具,沐浴在金色阳光里。

《寮房》我制作了两次。第一次,是日本一家筹建中的博物馆定制的。接到台北佛光山的展览邀请后,我想起,这也许是佛家的因缘,就又重新做了一遍。

2013 年的最后一天,我在台北佛光缘美术馆布展。

“那盏灯要是会亮就好了。”策展人卡门有一点遗憾。

《寮房》的风灯本来是会亮的,第一次的制作,我藏了袖珍灯泡在里面。但这次,我放进一支极小的蜡烛。

我给卡门看《寮房》里的陶瓷笔洗,“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终于,卡门看到了我烧出的冰裂纹。“这是真的吗?怎么做到的?”

上一次,釉色用模型颜料模拟,冰裂纹是画出来的。这一次,我特地去了景德镇,回来烧了真正的陶瓷,失败了很多次后,把冰裂纹也缩成了袖珍。

没有观众看得清冰裂纹,我烧得太细了,光线明亮的时候,也要凑得极近才能发现。不过我很安心,就像我知道,风灯里的蜡烛是可以点亮的,虽然只有一瞬。

在佛光山, 和法师们聊起植物,一位法师说,花代表无常。我没有读过佛经,不过,花开叶落,总让我欢喜感动。

我在刚布置好的《寮房》里,加了一片小小落叶。

书友评论
用户评分:
请打个分吧


下载地址